自炊

東京的東西,的確很貴,尤其吃飯,價錢比許多地方高得多。但是到市場去買回來自己燒,卻很便宜。

豬腰更是賤價,因為日本人不懂得處理。我們將它切成大片,加海蜇皮頭和油條片等一塊兒以糖醋溜之,他們一吃讚好。

豬蹄他們也嫌煩。韓國僑民爭而食之。我們也常買回來滷一大鍋,吃剩了放在窗外,冬天自然結凍,極高的享受。

魚頭他們除了鯛類外,一概不吃。窮留學生常到魚檔去,見賣魚的將一個個大魚頭斬下扔掉,便假裝向他們購買,多數得到免費贈送。拿回家以白菜豆腐燒沙鍋或加香料煮咖喱魚頭,香噴噴地引到鄰居來訪。

一次,家父來探望。我知道老人家喜吃雞尾,這一下可方便,雞店中一盤盤肥大者,並排成列,一盤四十八個,當時只要幾塊錢。用大鍋煮粥,再倒入那四十八個傢伙滾一滾,讓家父吃一個飽。可惜的是,老人家以後減少了一道美味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