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露

日本茶道,遵守著陸羽《茶經》中所舉的各種道具和儀式。把茶末打得發泡而飲之,雖說能修身養性,但是味道真是不敢恭維。

一般人喝的是略經烤焙的茶葉,叫綠茶;剛摘下的,叫新茶。第一次下口,覺得像在喝洗魚水,腥得很。

我最喜歡的一種茶叫「玉露」,能在京都二條的小茶館喝到。茶館中有張長櫃檯,擺著一個小炭爐,爐上燒著一個水鉢叫「鐵瓶」,煮清甜的泉水,一根小竹筒做的杓子架在鐵瓶上。泡玉露的水不能太滾,所以要將滾水添入小盂裏,讓水休息。

到了把手抱著小盂也不覺燙時,便倒入茶壺,焗三分鐘左右,便注入小杯中。此刻香氣撲鼻,細口嘗之,又濃又郁,其味像極品鐵觀音,另帶點喝湯的動物肉香,複雜而誘人,才明白為甚麼叫「玉露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