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豚

這種吃了死都值得的魚,蘇東坡也喜愛。日人更好之,每年報紙上總看到有百餘人吃海豚而毒斃。

大師傅至少要有十年以上的經驗,方有資格劏魚。學徒起初是洗碗碟,再派去送外賣,兩三年後才讓你碰到魚。過程中,連師父的家務雜事都要在休息時間為他老人家辦妥。

主食是切成一片片,薄如潮州魚生,擺設為花瓣上桌。初試淡薄無味,一覺微甜幽香,便上了癮。

另有將牠的肝和腹部內層軟皮切碎,加入蔥醋與叫「楓落」的佐料,是至上的美味。

剪其魚翅烤焦,燜入燙溫清酒,下口一股腥味,細飲之又變成佳釀。實在是味覺的享受。剩下的骨頭、魚頭加白菜熬湯,或加白飯和雞蛋滾成泡飯。

昔日中國與日本的漁民在公海相遇,前者視河豚為怪物,後者認為黃魚是賤貨;互相交換,各得美味,為一美談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