咖喱飯

到了外國,對金錢才開始認識,一切以節省為原則,甚至食物,也絕對不花不必要的數目。

最便宜莫過吃素,數星期的齋,已沒有一點鳥味。從前不吃豬肉,嫌其肥膩,後來越想越好吃。

所謂的齋菜,是一大碗醬油湯麵,上面浮著幾片筍乾,要不然就是數葉菠菜。另外是糙米飯和鹹蘿蔔,加一小碗麵醬湯。最豪華的莫過炒韭葉豆芽下飯,至少有點油質。

一天,走過小餐廳,看見玻璃櫥窗中陳設著各種類的菜色,都是用塑膠做的樣品,顏色鮮艷。雖說贋品,已令人垂涎。

深深地吸引了我的是一碟價錢公道的咖喱飯,咖喱汁上還有一片肥大的豬肉。下定決心,叫了一客。不到兩分鐘,咖喱飯已上桌。哇,真是無比的享受,想把那塊肉留到最後才吃,用湯匙去找,找了半天還是發掘不到,才知貨不對版。又怎樣呢?惟有發誓將當地言語學好,才能去抗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