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味

我們這裏吃到的日本菜:壽司、天婦羅、SUKIYAKI、爐端燒等,但是在東京除了上述菜種,還可以吃到許多古古怪怪的,要夠膽才敢嘗試。

澀谷車站附近就有一間吃蛇肉的,我們最多是用蛇來熬湯或片開來炒,他們卻是烤來吃。把一條小蛇的頭用剪刀剪斷後,客人先吸牠的血,然後店主人將牠剝皮。掛在一把像小型雨傘的架子上烤熟,再塗以醬油和甜醬,客人便用手撕出肉絲下酒。年輕時,甚麼東西部感好奇,吃下去後,覺得魚又不像魚,肉又不像肉,以後再也沒去光顧。

新宿區役所的後面,有家專賣野味的小店,這裏的所謂「野」味,真是「野」得不得了。原來客人吃的全是甚麼動物的雌雄生殖器。記得盛酒的器具是用醫院裏的試管,恐怖感達到頂端。這些東西中國人也吃呀,你說。不同的是,他們生吃。吃上癮後,就變成在巴黎的那個吃女朋友那話兒的傢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