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美璐畫展

MEILO SO插圖

去年這個時候,蘇美璐悄然來港,主要是為了慶祝她爸爸蘇慶彬先生花畢生功夫編製的《清史稿全史人名索引》出版,連同媽媽和弟弟們,一齊在香港團聚,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假期。

臨送她上飛機回蘇格蘭小島時,我向蘇美璐說很多讀者對她的家族想有多一點認識,問她有沒有興趣出版一本蘇美璐家族的書,她說她母親一直有這個心願,我便向出版社提出,一拍即合,《珍收百味集》一書由此誕生,由蘇媽媽何淑珍女士撰寫,蘇美璐插圖。

經歷過六七十年代香港生活日子的人當然感到親切,像人造花、制水等日常細節,到當年盛開的紅顏色蓮霧,都很親切地陳現在眼前。

這是一本多麼珍貴的歷史見證,還有絕對的藝術價值。從她母親的口述,蘇美璐一筆一筆地畫了下來,比看黑白照片更有詩意。

為了令更多的讀者接觸到此書,特地為她安排了一個畫展,讓大家可以看到這一百二十幅的原畫。要籌備一個畫展不是易事,首先是選場地,本來講好的一個商業畫廊,先說要抽二十巴仙的佣金,後來再提出在十四天的展出期間,另收十五萬港幣的現金,令我們感到十分頭痛。

好在皇天不負我們這些有心人,好友郭翠華介紹了民政事務專員黃何詠詩太平紳士,她認為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畫展,幫助我們挑了好些場地。

最後決定在西邊街的「長春社」舉辦,是一間文化古蹟資源中心,文化保護建築物,很適合畫展的主題,地方雖然偏僻了一點,但由西營盤港鐵站走過來也很方便,這一區又新開了不少有品味的餐廳,漸漸形成另一個潮流人士的集中點。

地方選好了,那麼裱裝的鏡框呢?十多年前我替蘇美璐在中央圖書館開了一個畫展,展出她多年來為我插圖的原畫,全部賣光。當年只在香港開一次和澳門開一次,澳門的選址是在龍華茶樓,蘇美璐更是喜歡。因為只有兩地的畫展,所以畫的鏡框可以用很厚很大的木頭,但這一個《珍收百味集》畫展,香港皇冠出版社的老總說香港展出後,可以到星馬和大陸的各個大都市再展,這麼一來,非得在鏡框上動腦筋不可。

我認為愈簡單愈好,簡單到用兩片塑膠片夾起來就是,搬運起來非常方便,我把這主意用電郵告訴了蘇美璐,她也贊成。

那麼得找人來造,大熱天時,郭翠華和我汗流浹背,在灣仔的裱畫店一間間詢問,比較價錢,結果找到一家專造塑膠框的,店主說用四顆鋼頭把塑膠板框住,這是一般常見的做法,我認為太過普通,又無美感,要求改用另一種形式。

「啊,那麼有一個人你可以和他商量!」他說。

結果介紹了駱克道一條小橫巷中的「雋藝膠片廣告製作」公司的陳先生,我們見面,說明來意,他即刻領會,我很幸運在我的生涯中遇到許多這樣的匠人,老實、肯幹、專業、一心一意把工作做到最好。

要是沒有那四顆鐵釘怎麼做?郭翠華建議把塑膠片造成一個扁平的盒子,把畫裝進去就是,甚麼釘都不必用,但又怎麼把畫固定在理想的位置呢?陳先生說不如用兩顆塑膠造的小粒鑲進底部,同樣是透明,就看不見是釘子了,這麼一來,原畫就那麼放了進盒子裡面,展覽之前才放進去,展覽完畢後把畫倒出來,再放入箱中保管,就不必怕紛失和受損了。

製造出來的鏡框令人十分滿意。再下來就要看怎麼掛上去了,長春社本身壁上有許多釘子可以掛畫,但地方始終太小,不夠那一百二十幅畫使用,郭翠華與我又請了美術設計師在中間搭建一幅假牆,再加燈光,一切準備就緒。

畫展在九月二號開始,至十月初,一共有三十天的展期,讓各位慢慢欣賞。

看了喜歡的話,可不可以買?事前和蘇美璐商量好,如果想買,那就要把那一百二十幅全部買下,因為這是一個整體,但我提出要是很喜歡,苦苦哀求呢?她最後答應用上一次開畫展的方法,選中的畫,可以預訂,由蘇美璐重畫一幅。

東方對蘇美璐的認識,也許只限於我的文章。她的插圖,我的文字,從《壹週刊》開始至今,不知不覺,已有三十年。只要編輯部把我的稿傳給她,即刻有可配合得很好的作品出現,是一個奇跡,我一直都說每一期讀「壹樂也」專欄,也是主要看她的畫,畫比文字精彩。

在西方,蘇美璐於插圖界是一位數一數二的高手,得到無數紐約和國際的獎狀,各位如果有興趣,可瀏覽她的網站:www.meiloso.com就知她的威水史,她為人低調,資料皆由Amazon、Penguin、Random House等大出版商推薦。

求她作插圖的人愈來愈多,連好萊塢大明星奧斯卡影后Julianne Moore的兒童書也由蘇美璐作畫。

這次畫展中得到她一兩幅原作,將會是畢生的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