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槤團(下)

MEILO SO插圖

從怡保再乘一個多小時的車程,就抵達終點站吉隆坡,我們這次從檳城進,吉隆坡出,沒走回頭路。

還是入住Ritz-Carlton,我常來,已把它當家,主要是熟悉了周圍的購物和飲食的環境,而且從酒店到吃晚飯的「大港私房菜」,走路只要三分鐘。

這家人在樓下開的是給一般訪客吃,我們爬上樓上,有個廳,就稱為「私房菜」了。不管那麼多,我是衝着主廚「大鼻」而來,和他交往已有十多年,很了解他的本領,也知道他會盡力做到最好,不相信嗎?看他的鼻子就知,我開玩笑說,可真是大,但男人鼻大只與房事有關,廚藝又如何?

先來湯,用炒菜的大鍋上桌,裡面滾着已經熟透的豬腳,有何巧妙?一喝就喝得出有很重很重的胡椒味道,看來已熬了七八小時,除了鹽,不下其他調味品,只見火候功夫和心思,眾人大叫一聲:好!

接着就是乳豬了,一烤就兩隻,一隻光皮,一隻芝麻皮,前者就那麼烤,成品皮光滑,後者用細針刺過,起小泡泡,所以稱為芝麻皮。

大家突然哇的一聲叫了出來,原來跟着上桌的菜是一隻巨大的山瑞腳,所謂山瑞就是甲魚,甲魚腳有成人手臂粗大,這隻野生大甲魚也只有在馬來西亞抓得到,這裡原始森林和河流還是很多,不必擔心被吃得絕種,又大量飼養,讓不會吃出分別的人去吃。記得上次和倪匡兄夫婦來到大鼻這裡,倪太一嘗山瑞,即說這是幾十年前的味道。

山瑞腳肉纖細,不像吃肉,像吃魚,而且甜到極點,單單為這道菜,來一趟也值得。

再下來的菜又讓人哇的一聲叫了,是一個大的鯊魚頭,剝了皮,只剩下骨膠原,大家又說甚麼女人的美容品,男人的偉哥,哪有這種功效,好吃罷了。

換換口味,一大碟馬來人最拿手的郎當燜牛上桌,用香料和慢火做出,是我最喜歡的馬來菜,印尼也有。

黃麖,就是小鹿,試了一口,沒甚麼特別,沒有豬肉牛肉那麼軟,這些所謂的野味,下次一定不叫。

最後是椒蒜炒半山菜,也就是蕨菜,在侏羅紀公園出現的頭彎彎那種,馬來西亞的非常爽脆美味。

甜品是把紅豆沙放進老椰子中燉出來的。

早睡早起,翌日散步到我最喜歡的咖啡店去,一個人,也叫盡所有的小吃,有阿弟炒粿條、豬肉丸河粉、雲吞撈麵、寒家醃豆腐等等,還不忘記星馬獨有的燙雞蛋,半生熟,蛋白留在殼中,加黑醬油和胡椒,用小茶匙挖出來吃,是我的最愛。

吃完早餐又去吃榴槤,再坐近兩小時的車,就到文冬的榴槤山了,文冬這個山區,在唸中學時常聽一位叫唐金華的同學提起,說甚麼常患水災,民居的牆上都掛着一條木船,以備逃生,現在當然看不到這種情景。

園主叫貝健廣,為了迎接我們,還特地搭了一個陽台,讓我們一面望河流一面吃榴槤,還造了一個韆鞦,一邊搖一邊吃也行。

他做的是榴槤出口生意,而種類多是貓山王,我開了一個又一個,百吃不厭,吃到肚子快要爆開,才逼自己停止。

地址:馬來西亞彭亨州,文冬縣,文冬市,清水河,大水湖旁邊的榴槤山,請聯絡貝先生。

電話:+601-2484-1188

文冬還有一種特產,那就是薑了,又老又辣,當地人問我怎麼發展旅遊,我說來一頓「薑宴」好了,用薑,我可以想出五十道菜來,包括薑汁撞奶。

貝先生真熱情,吃完榴槤帶我們到文冬市最古老的一家餐廳,叫「龍鳳餐館」,走進去像踏入時光隧道,回到六十年代,文冬廣西人最多,這裡做廣西菜,有廣西釀豆腐卜、味念雞、扣肉,另有當地的咖喱野豬肉、釀山地苦瓜湯、八寶鴨、金錢肉等等,你若是廣西人,一定要去嘗嘗,這裡的還保持原汁原味。

最精彩的還是貝先生特地找來四五斤重的「白蘇丹」河魚,清蒸出來,相當美味。

最後一個晚上,我們去了老友王詡穎的新餐廳,地方相當偏僻,從吉隆坡市內要一個小時的車程,但再遠也得去,他是河魚專家。

一到了他就把十幾尾大河魚擺在桌上讓我們拍照片,「忘不了」已是不稀奇了,另外各種連名字也叫不出的,奇形怪狀,但已都是冷凍的,我們就不去碰了。

魚缸中有數十種游水魚,這裡的「忘不了」色彩繽紛,但我們已試過,我選了三尾特別的,第一尾叫貓王,與貓山王榴槤無關,第二尾是野生鯰魚,鯰魚養殖的我們吃得多,野生的還是第一次,第三尾有五公尺長,叫「紅尾老虎」,專吃別的大魚當早餐,兇惡得很,見到甚麼吃甚麼,故有老虎之稱。

另外,王詡穎特地準備了一尾連他也沒見過的,沒有名字,我就命名為「抱抱魚」了。

發現最普通,和最好吃的是鯰魚,和養殖的相差十萬八千里,單單為了吃牠,請來一趟吧。

店名:Maeps河魚專門店

地址:Jalan Maklumat 43300, Dengkil, Selangor

電話:+601-2323-26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