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洋水果(下)

MEILO SO插圖

說了果王榴槤,不談果后山竹不可,我不太喜歡,因為多數是酸的,真正甜的不多。

山竹的構造很奇怪,尾部的蒂,有幾多瓣的話,裡面的肉,就有幾多瓣,不相信下次吃,可以數數看。

它的殼並不硬,雙手用力一擠,就能打開,但還是用刀在中間割開較為美觀,裡面的肉是潔白的,白得很厲害,而殼是紫色,也紫得漂亮。小心別讓它的汁沾上衣服,否則洗不掉,所以也用它來當染料。

南洋水果中,最討厭的是鳳梨了。小時經過一鳳梨園,採摘無數,堆在公路旁任大家吃,沒帶刀,就那麼在石頭上摔開了大嚼,吃後發現滿嘴是血,原來鳳梨的纖維很鋒利,把嘴割開了。從此留下陰影,別說吃,現在提起,頭皮出汗發癢,真是怪事。

火龍果是近年才興起的,肉有白有血紅色,味道淡。如果腸胃有毛病,不必吃湯藥,吞一兩個就行。越南生產的售價甚便宜,並不美味。要吃買哥倫比亞生產的好了,皮黃色,肉一定甜。原來這種仙人掌科的水果,歐洲也盛產,在意大利西西里的公路旁大把,沒人要。摘下用刀刮掉刺吃進口,香甜無比。

菠蘿蜜香港人稱大樹菠蘿,也不只於南洋,新界農地從前到處可見。果肉甜,也爽脆,但有膠質,吃了手黐黏黏,清除的方法是到廚房取一點火水擦一擦,即除,但現在哪裡去找火水?

愛吃是它的種子,滾水煮二十分鐘,取出,去皮,口感像栗子,很香,可下酒。

有一種水果較大樹菠蘿小,樣子一樣的是尖不辣,口感像榴槤,果實也可以煮來吃,較大樹菠蘿的美味,當今已罕見,可能是沒有甚麼商業價值,無人種了。

楊桃又叫星形果,酸的居多,醃製後加糖做成楊桃水,台灣人最拿手,有股奇特的香味,很好喝,賣得最出名的那家叫「黑面蔡」。

南洋種不出荔枝,它是亞熱帶水果,和荔枝相近的叫紅毛丹,大多數是酸的,甜的清爽美味,不過果肉黐着核的硬皮,嚼後覺得口感很差,紅毛丹的外殼上長的毛並不硬,有種變成硬毛的叫野生紅毛丹,果肉軟,不好吃。

露菇又叫冷剎,泰國產的比馬來西亞多,也很甜,果實半透明,黐核,吃起來沒有滿足感,但放在冰箱冷凍後一顆顆剝開,也可以吃個不厭的。

羅望子,又稱酸子,其實不全是酸的,泰國產量最多,新鮮時一串串,剝開了豆筴般的殼,裡面果實包着幾條硬筋,去掉後就可吃其肉,很甜,但核大,吃完吐,吐完吃,味道佳,吃個不停。酸的羅望子醃製後變成調味品,南洋菜中把它當成酸醋來用。

最吃不慣的是一種稱為蛇皮果的東西,名副其實,其皮像蛇的,看了倒胃,但沒試過的總要吃一吃,發現雖甜,但有一種不能接受的異味,算了罷,注定與它無緣。

樣子像乳房的是越南的奶果,在菜市場中買得到的還是太生,很硬,要揉捏後才變軟,剝了皮吃很甜,據說除了樣子像,還真的對胸部發育有幫助,是故越南少女的身材都比鄰國的好,有興趣的人可加以研究,我只覺得味道不錯,又很甜而已。

釋迦,樣子像佛陀的頭髮,外國人叫Custard Apple,是因為口感像甜品中的糕點。香港人稱為番鬼佬荔枝,其實與洋人一點關係也沒有,長在馬來西亞的種,很小,泰國生長的大一點,更甜。台灣人拿去接枝變種,變成西柚那麼大,又非常甜,冰凍後擘開,可以取出一瓣瓣的肉來,我最愛吃。

近年澳洲也產季節,選購時要看皮的條紋是否清楚,要是平滑了,一定不好吃,而且有怪味,若是一瓣瓣條紋很清楚的,才好買。

南洋水果,最普通的,莫過於芒果和香蕉了,這兩種東西的分布也不限於南洋,遠至印度,隔岸到台灣,甚至中國南部,也都盛產。

芒果最多是來自菲律賓,早年一箱四五十個才賣一百元港幣,引發出芒果甜品潮,像楊枝甘露就是當年流行起來。菲律賓更有種迷你芒果,叫鑽石芒,很香。好吃的多來自泰國,有的清香爽脆,刨絲生吃亦佳,做成芒果糯米飯,更是誘人。一吃難忘,連日本人也愛吃,後來他們自己研發,在較熱的九州種植,一個要賣百多元港幣。

一般公認為最香的是印度亞芳素芒果,但台灣土芒,個子又小又綠又黃又醜的也令人吃上癮來,一買就一大箱,天熱時拿一張報紙鋪在地上,再來一盆水,一把刀,一面削皮一面吃,吃個不停,最後流出的汗也是黃色的。

香蕉的種類更多了,大大小小,各種顏色,我吃過紅如火的,小的像拇指,皮不直剝,而是向橫撕開,大的香蕉,真是名副其實的香蕉船,三呎長,要拿着杓子挖來吃,核如胡椒,吐得滿地都是。

因為太普通,也吃得太多,當今已少吃了,偶爾回到南洋,見有印度人在街邊賣炸香蕉,買一條來吃,並不美味,懷舊一番而已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