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洋水果(上)

MEILO SO插圖

對於水果,我極度喜愛;一有喜愛,必有偏見,不可避免。

我認為水果應該是甜的,所以你對我說這種很好,不過帶酸;或者,酸一點才好吃呀,這種言論,我不以為然。吃水果一定要吃甜,要酸嘛,嚼檸檬去!

當然,地域性的影響很大,我是南洋出生的,所以偏愛熱帶水果,而熱帶水果之中,榴槤稱王。

數十年前,我來香港時,榴槤並不流行,只有在尖沙咀的幾間高級水果店可以買得到,不像現在通街都是,在南洋住過或常去旅行的闊少懂得欣賞,買來吃後,剩下的分給家裡的順德媽姐,漸漸地,培養出一小眾榴槤愛好者。

六七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後,最熱門的旅遊勝地是星馬泰,這三個地方都賣榴槤,香港人跟着吃上癮的愈來愈多,那股所謂奇臭的氣味變成可以接受,連超級市場也賣了起來,後來簡直是全市氾濫了。

但都是泰國榴槤,它的種和一般的不同,可以採摘下來,等它慢慢熟才吃,所以海運到香港也不成問題,不像馬來西亞的,是熟了掉下來才可以吃,而且只可保存一兩天,殼裂了,味道走失,就無人問津了。

馬來西亞榴槤的味道當然比一般的泰國榴槤濃郁,而且富有個性,一試就分辨得出,香港人嘴刁,馬來西亞的貓山王就流行了起來,一個要賣到五百元港幣。

這股風氣傳到大陸去,當今內地人也大興吃榴槤,但還是停留在泰國榴槤的階段,而且不甚會吃,在水果店看到的,有許多已經裂開也照買照吃不誤,不過有閒階級漸多,大家也開始吃貓山王了。

吃貓山王的風氣原因有幾種:一、它已開始研發出可以保存一個星期不裂開的品種。二、名字取得好,又有貓,又有王,好玩又好吃。

其實,馬來西亞榴槤的品種愈變愈多,甚麼D24,甚麼紅蝦,當今又有叫黑刺的,說是最好,我正在組織榴槤團,到產地檳城去仔細研究一番。

另一原因是科技發達,冷凍技術已進步到保存幾個月也不走味的,當今供應給大陸有錢人吃的貓山王,已有整顆冷凍的,和剝了核,一盒盒保留的,都不停地往大陸寄,盒裝的更供應給製作糕點用。

可憐的泰國榴槤,在香港差點被打入冷宮,但剛剛學會吃的人大把,還是照吃不誤。其實有那麼不好嗎?也不是,大家沒吃過好的而已,泰國有種高級的,在幾十年前已售上百美金計算,那些榴槤樹都有專人拿着霰彈槍在樹下把守,我吃過,實在是不遜任何貓山王。

當今到泰國去找,也不容易。一般在市場買到的都沒那麼香,而且泰國本地人有種怪癖,是像意大利人吃意粉那樣求口感,要帶點硬的才算好吃,我們不習慣咬進口就皺眉頭。

除了泰國和馬來西亞,印尼、越南、老撾、柬埔寨等地,也都生產榴槤。第一,品質不佳,第二,當地人並不十分看重,不像馬來西亞人,說當了沙龍也要買來吃。

榴槤在甚麼狀態之下才最好吃呢?我們這種歎慣冷氣的香港人,當然是不喜歡溫吞吞的,就算是樹下吃剛掉下來的,也不如放進冰箱中冷凍一下那麼美味。馬來西亞的友人,鑽石牌淨水器的老闆知道我的偏好,把最好的榴槤,剛從樹上掉下的,放進一個大發泡膠箱之中,加大量冰,一箱箱運到我面前,啊,那種感覺,真是驚為天物。

榴槤一冷凍,味道就沒那麼強烈,初試的人可以接受。而榴槤怎麼凍,也不會硬到像石頭,選核子小的,冷凍後用利刀切下肉來,一片片,像冰淇淋一樣,一吃就上癮了。

當今的榴槤變種又變種,味道已沒舊時那麼強烈,吃完洗手,用肥皂沖一沖就沒味了,不像從前三天還留着,這種情形大閘蟹也一樣。

叫人拿了榴槤殼放在水喉下,讓水沖過榴槤殼,再流入手中,那麼,多強烈的味道也能沖得乾乾淨淨,不相信試試看就知道我沒撒謊。

張愛玲喜歡吃鰣魚,恨事就是鰣魚多骨。我們酷愛榴槤者,恨事是榴槤有季節性,不是任何時間都有得吃,雖然當今可以冷凍藏久,也不及新鮮的。

解決問題,是在澳洲種,這個在地球下面,節令與我們相反的國家,最適宜生產榴槤了。荔枝不當造時,澳洲有新鮮的運來,最初並不行,皮也容易發黑,逐漸變種,現在種出來的已經不錯,再過數年,一定長得和中國南方的一模一樣。

內地有很多企業家,這個工作由他們去投資去種好了,我們香港人,等着享受吧。

我最喜歡說的榴槤笑話,是在從前的旺角街市,圍上一群人,一班意大利遊客前來,好奇地擠上去看是怎麼一回事,原來大家在搶購榴槤,八個意大利人一聞,昏倒了六個,這是真人真事,查查七十年代的港聞,的確發生過這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