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島之旅(下)

MEILO SO插圖

在青島出版集團的餐廳吃過午飯後,又一堆排得密密麻麻的工作要做。

首先是和各報紙雜誌、電視台的記者見面,接着與讀者對談和簽書,發現青島人都彬彬有禮,斯斯文文,排隊時也絕對沒有爭先恐後的現象,印象非常之好。

緊接到青島的書城,新華書局在這裡佔了數層,還有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叫「明閱島」,出版社的董事李茗茗出來相迎,是位非常能幹的女士,她安排了讀者見面、簽書,一切都順利地進行了。完畢後說要請我吃飯,到青島最具歷史的一家餐廳,叫「春和樓」。

我很想試試,但已疲倦,晚飯決定不吃了,把明天一早的飛機改成下午,這麼做有三個好處:一、可以一早去逛菜市場;二、有時間參觀青島啤酒廠;三、到「青和樓」吃午飯之前,還能享受一頓悠閒的早餐。

工作完畢,返酒店途中馬琪帶我去一家麵店,本想吃幾口,但還是打包回房慢慢享用。

好好地睡了一夜,翌日一早賀林和馬琪帶我到市內的「團島農貿」市場,由幾條街組成,有上蓋,風雨都不怕。逛菜市場除了可以考察到當地人民的生活水準,勤勞與否之外,最刺激的是看到一生人前所未見的食材,世界之大,無奇不有,要學習的,三世人也不夠。

看到一種叫「末頜」的紫色東西,原來就是小得不能再小,小到看不見蝦形狀的蝦,鯨魚吞的那種,可以拿來做蝦醬,我即刻想到煎蛋,買了一點,中午去餐廳請師傅做。

端午節將至,主婦們忙着包糉子,青島的除了我們熟悉的蘆葦之外,還有一種圓形的葉子,不知叫甚麼,回來後把照片鋪上微博一問,各位網友議論紛紛,有的說是橡葉、青罔葉、柞葉、櫟葉等等。

其中老友洪亮和大夫韓一飛,以及對草藥有研究的頤真的評語最有權威。洪亮說是菠蘿葉,頤真說是橡葉,而大夫韓一飛說橡樹,乃櫟屬、青罔屬等樹的統稱,而柞樹屬櫟屬,都對。

海鮮檔中還有海星,巨大得很,肉不能吃,南方一般都用來煮湯,窮人家求一個鮮味而已,馬琪說可煮可烤,這種做法沒吃過,也買了。當今對蝦沒有活的,都是冰凍品,還有一些是假扮對蝦的進口貨,如何分辨真假,很容易,真正對蝦,腳是紅色的。

市場中還有多檔賣涼粉,有的做成圓形,有的方形,顏色有深有淺,目不暇給。青島的涼粉幾乎都是吃鹹的,沒看過他們做成甜品。

逛了菜市場才去醫肚,更加美味,到一家叫「小林媛」的小店吃當地人最地道的早餐:餡兒餅,炸得外脆,裡面還是濕潤的。好吃嗎?你在青島長大,就好吃,千萬別發表意見。下餡兒餅的是一碗碗的濃漿,泥土顏色叫「甜沫」,另外有給些榨菜絲,還有油條、豆腐腦、茶葉蛋等等小吃。

可以去喝啤酒了,酒廠就在市中心,到了青島千萬別錯過,多年前到訪已經去過一次,這回再去也不厭,因為原漿啤酒是喝不厭的。在一九○三年開創的青島啤酒廠很值得去,徹底地了解啤酒的歷史和製作過程,這種數千年前已存在的飲品,在埃及金字塔旁邊就挖出很多釀酒的器皿來。

試飲是免費的,冰涼的原漿啤酒直透心脾,有你想像不到的香氣,喝了才明白為甚麼會上癮,長個啤酒肚也不介懷。

很快,已是時間吃中午飯,星期天不堵車,到達時還早了四十多分鐘,不如在附近走走,「春和樓」旁邊有條小食街,叫「劈柴院」,一九○二年已是青島最熱鬧的地方,不過現在當今本地人已經不去,做的是觀光客生意。有甚麼不好?我們也是觀光客呀。

巷子裡賣着各種燒烤,有烤海膽、螃蟹、蚱蜢、知了、蠶蛹、蟬蛹、蠍子,還有一種字條上寫着「小強」,別以為是曱甴,其實是廣東人不怕的龍蝨。

到已有一百二十多年歷史的「春和樓」,老闆親自招呼,是給請客的李茗茗面子,她本身也是一位老饕,介紹了種種失傳的青島美食。

餐廳最著名的是香酥雞,我對雞一向沒有好感,油炸物更沒興趣,勉強試了一口,哎呀呀,的確又香又酥,像印尼的炸雞,但有過之而無不及,令我對這道菜改觀。

接着九轉大腸、葱燒海參都不錯,喜歡吃的有爆炒腰花,我們買去的海星上桌,原來是把斬成一條條的腳煮熟罷了,李茗茗示範怎麼吃,把海星腳翻轉了,用手掰開,露出裡面的海星卵,墨綠色,有點像魚子醬,口感也像。

李茗茗問我對青島印象如何?老實說,這幾天被馬琪和賀林兩位招待得很體貼,青島讀者又熱情,印象是好的。

「那會不會再來?」李茗茗問。

我說:「只要有一樣菜引誘到我,即刻來。」

李茗茗開始說:「有一種生螃蟹,是我家鄉萊州灣才有的梭蟹,充滿肥膏,先用暖和的鹽水,下白酒,把蟹放進去泡,鹽水要放冷後才可以泡,三天之後把螃蟹撈出來,重新煮鹽水,涼到室溫,再把蟹放進去,腌三四天,即可食之,美味無比。」

一下子想到韓國的醬油蟹,太誘人了,有這麼一種我沒吃過的生腌法,等秋天蟹肥,非再到青島走一趟不可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