芝士

在一個農場中,擠出新鮮的牛奶,放進一個瓶子,拼命搖它,最後倒出變稀的奶汁,剩下的是一塊硬塊,這就是乳酪,也叫芝士的最原始的形狀了。

喜歡或討厭,沒有中間路線,那股味道很香或很臭,是你自己決定的,但我說的是,欣賞芝士是一個世界,你失去打開大門的機會,是件可惜的事。

吃芝士是可培養的。先從吃甜的芝士開始。歐洲人從來不肯混糖進芝士之中,認為是對食物的不敬,但澳洲人沒有文化包袱,把糖漬櫻桃、葡萄乾、果仁等加在芝士之中,弄得像一塊蛋糕,初次時吃起來就不怕了。

從甜的吃起,漸漸進入吃最無異味的牛奶乳酪,愈吃愈覺得不錯。到最後,沒有最臭的羊乳芝士就不過癮了。

你有沒有試過瑞士人的做法?他們把芝士煎得發出微焦,吃起來比貝根醃肉還要香。他們的芝士火鍋,最後把黐在鍋底的發焦芝士鏟出來吃,才是精華。

我們愛吃腐乳,洋人認為很臭,我們就笑他們。但是我們聞到芝士即刻掩鼻,他們也還不是笑我們?我們認為他們不愛吃乳腐是一個損失,他們何嘗沒有你的想法?

芝士帶來的歡樂是無窮的,研究起來也無盡。在外國任何一間乾貨店中都有上萬的不同品種。在東方我們可以到超級市場去,也有各類芝士讓你一一品嚐。

意大利的白色芝士像我們的豆腐,用麻婆的做法去炮製,或許用鹹魚來煮,不亦樂乎?

在飛機上不吃東西的時候,取一塊芝士,沾沾糖吃,沒有甚麼不可以的,自己控制自己的生命和口味,管他人怎麼想。

來一塊味道極濃的Stilton芝士吧!送水果吃也好,來杯鉢酒,更加消魂。

煙燻的芝士像在吃肉。把Parmesan芝士敲碎,成為硬塊,也可以當成小食來佐酒。

芝士之王叫Roquefort,產於法國,羊乳製成,放在潮濕的山洞裏發酵,和青黴菌孢子接觸後變藍,天下美味,放膽吃吧!未試過的東西,沒有資格說喜歡或者不喜歡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