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子

松子的分佈,全球很廣,但非每一種類的松樹都能長松子,生產得很多的是阿拉伯國家和亞洲,韓國尤其大量。

農曆五月左右,松樹枝頭長出紫紅色的雄花,另有球形的雌花,一年後結成手榴彈般大的果,成熟爆開,硬殼裏面的胚乳就是松子了。象牙顏色,每顆只有米粒的兩三倍大,含有豐富的蛋白質,一向被人類認為是高尚的食材,藥用效果亦廣。

在上海看到帶殼的松子,剝起來甚麻煩,一般市場賣的已經去了殼,可以生吃,也有炒或焙熟的,更香。把松子油炸,不同於腰果,它很小,容易焦, 得小心處理。

松子含大量油質,保存得不小心便溢出油餿味,購入生松子時,最好一両両去買,別貪心,每一両用一個塑膠袋裝好,密封,不漏氣,才能保存得久。

世界上最貴的果仁,首推夏威夷果,松子次之,再下來才輪到開心果,花生最賤。在歐洲,古時是一般百姓吃不起的。

人類吃松子的歷史很悠久,《聖經》早有記載,十六世紀的西班牙人到了美洲,已發現印第安土著用松子來做菜。

中東人很重視松子,他們嗜甜,幾乎所有的高級甜品中皆用松子,特別土產「土耳其歡樂」,用松子代替花生,加大量蜜糖製成。地中海菜裏,塞進鴨鵝來烹調。突尼西亞人更把松子放進菜中一塊喝。

中國的小炒用松子的例子很多,尤其是南方的所謂炒粒粒,將每一種食材都切細,混入松子來炒,多數會把松子炸了,放在碟底當點綴罷了,以松子為主的菜不常見。

韓國人最會吃松子,在伎生藝伎館中,大師傅會把松子磨成糊煮粥,客人來喝酒之前,由伎生餵幾口,讓松子粥包著胃壁,喝起酒來才不易醉。

飯後,必送一杯用肉桂熬出來的茶,冷凍了喝,上面飄浮著的紅棗片和松子,又美麗又可口,是夏天飲品中之極品。

客廳茶几上,最好擺個精美的小玻璃瓶,裏面擺松子,一面看電視一直當小吃,不會飽肚,是種高級的享受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