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荷

薄荷,屬紫蘇科,英文名Mint,法文名Menthe,是種最古老的香料,生吃曬乾皆宜。

希臘神話中有個叫Minthe的小妖精,被她的情敵變成了植物。流傳下來,少女出嫁也要戴著薄荷枝葉編織的葉冠。到了羅馬帝國年代,校裏的學生也戴薄荷冠,說能保持頭腦清醒,這個傳統被當今的學者證實有效。

《本草綱目》也說它味辛、性涼、具有疏肝解鬱的功能。

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已離開不了薄荷了,年輕人口咬的膠,多數是薄荷的一種,叫為綠薄荷Spearmint。葉子能生吃的多數是胡椒薄荷Peppermint。

中國料理則很少用薄荷,連很懂得煲的廣東人也不將薄荷列入食材之中。西洋人最愛薄荷,烘麵包也加,炒雞蛋也加,做果醬也加。尤其是羊肉,焗烘時塗大量薄荷茸,上桌時在羊排旁邊放鹹的薄荷醬,或甜的薄荷啫喱,無它不歡。

薄荷雖有亞洲之香的美名,但是從亞洲傳到歐洲,或相反,至今還沒有人研究出根源。中間的中東諸國照樣愛好,薄荷茶是他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。

種植起來甚易,適應力強,冷熱溫度下都能生長,花園或盆栽的種植毫無問題,不必施肥,愈種愈茂盛。會生尖形的紫色花串,有些葉片長有茸毛,但多數是光滑中帶皺而已,與羅勒是親戚,但味道完全不同。

能殺菌,所以古人做起香腸來,多數放薄荷的乾葉進去,這麼一來,不用防腐劑也能保存甚久。

一般人都不是醫師或學者,但也知道薄荷帶來一陣涼氣,利用了它來浸油,變成薄荷精,賣到現在,還在大行其道,但它那種獨特的氣味,喜歡了沒話說,討厭起來,一聞到就感頭痛,反而得病。

大概是這群不能接受薄荷味的人傳出來,說薄荷吃了會性無能。有很多大男人聽了怕怕,其實一點科學根據也沒有。凡屬香料,皆少吃為佳,否則破壞胃口,倒真的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