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菜市場中看到當造的薑,肥肥胖胖,很可愛,擺久了縮水,乾乾癟癟地,所謂薑是老的辣,可真的能辣出眼淚來。

還沒成熟就挖出來吃的,叫仔薑,可當蔬菜來炒,原則上要加點糖,才能平衡仔薑的微辣。用糖炮製之後切成片,配糖心的皮蛋吃,天下美味也。

吃壽司時師傅也給你一撮仔薑片,有些人拿來送酒,其實作用是清除味道,每吃一道新的魚生,都不能和上一回吃的混合。

薑是辟腥的恩物,凡是有點異味的食材碰到了薑,都能化解。煲海鮮湯少不了薑,蒸魚也來點薑絲。別以為只是對魚類有效,炒牛肉時用薑汁來漬一漬,它的酵素也能令肉類柔軟,連蔬菜也管用,炒芥蘭用薑粒或者能使到菜色更綠,也可以把芥蘭的味道帶出來。

薑有一層皮,用刀難削。曾看過一個家庭主婦刨薑,那麼大的一塊,最後只剩下一小條。最好的辦法是拿一個可樂或啤酒瓶的鐵蓋來刮,連縫裏的皮都能刮個乾乾淨淨,而且一點也不浪費,下次你試試看。

但是有時留下層皮,樣子更美,吃了也比較有功效的感覺,像寒風感冒時喝的薑茶,就要留皮,用一塊薑,洗淨後把刀平擺,大力一拍,成碎狀,就那麼煮個十分鐘,加塊片糖,比甚麼傷風藥還好,反正所有的傷風藥都醫不好傷風的,不如喝薑水,喉嚨舒服一點。

最初接觸到的糖薑,是大陸進口的產品,小孩子對薑的那種辛辣並無好感,但那個瓷罐的確漂亮,為了容易吃薑。

糖醋豬腳薑聽說是給坐月的婦女補身的,但是我的至愛。薑已煲得無味,棄之則可。但豬腳和雞蛋來得個好吃。

海南雞飯少不了薑茸,如果看到沒有薑茸跟著上的,就不正宗了。

最後不得不談的是薑茸炒飯,把薑拍碎後亂刀剁之,成為最細最幼的薑茸,隔著一塊白布,把薑汁濟出來,扔掉,薑茸炒飯是名副其實地用薑茸,如果貪心把薑汁加進去炒,就不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