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蔥

凡是帶洋、番、胡等字的,都是由外國輸入的東西,洋蔥原產於中亞。

家裏不妨放多幾個洋蔥,它是最容易保存的蔬菜,不必放在冰箱中所以也不佔位置,一擺可以擺兩三個月,甚麼時候知道已經不能吃呢?整個枯乾了,也許洋蔥頭上長出幼苗來,就是它的壽終正寢,或是下一代的延長。

外國人不可一日無此君,許多菜都以洋蔥為主料,連湯也煲之,做出出名的法國洋蔥湯。

切洋蔥一不小心就被那股味道刺激出眼淚來。有許多方法克服,比方說先浸鹽水等,但最基本的還是把手伸長,儘管離開眼部就沒事了。

先爆熱油,把切好的洋蔥扔下,煎至略焦,打一個蛋進去,是最簡單不過的早餐。大人放點鹽,給小孩子吃則下點糖去引誘他們。這道洋蔥炒蛋,人人喜歡。

同樣方式可以用來炒牛肉,不然開一罐醃牛肉罐頭進鑊,兜亂它,又是一道很美味的菜,不過醃牛肉罐頭記得要用阿根廷產的才夠香。

印象中洋蔥只得一個辣字,其實它很甜,用它熬湯或煮醬,愈多愈甜。

燒咖喱不可缺少洋蔥,將一個至兩個洋蔥切片或剁成茸,下鑊煎至金黃,撒咖喱粉,再炒它一炒。咖喱膏味溢出時就可以拿它來炒雞肉或羊肉,炒至半生熟,轉放入一個大鍋中,加椰漿或牛奶,至滾熟,就是一道好吃的咖喱,你試試看,便發現不是那麼難。

或者在即食麵中加幾片洋蔥,整碗東西就好吃起來,它是變化無窮的。

基本上,洋蔥肥美起來可以生吃,外國人的漢堡包中一定有生洋蔥,沙律中也有洋蔥的份,但選用意大利的紅洋蔥較佳,顏色也漂亮,更能引起食慾。

有種洋蔥甜得很,在三藩市倪匡兄的家,看見廚房裏放了一大袋洋蔥,他說:「試試看,吃來像梨。」

我咬了一口,雖然比意料中還要甜,但是洋蔥吃後和蒜頭一樣,難免有一股古怪味,所以要和倪匡兄兩個人一起吃,就是名副其實的臭味相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