蕎應該是國種的蔬菜之一,傳播到亞洲各地,歐美人不懂得吃,故無洋名。

秋天,蕎開紫紅色的花,放射性地散出來,像一個在空中爆開的煙花,非常漂亮,也只有中國人才去找到它的根來吃的。

根部結成蔥蒜般的瓣,吃起來有股強勁的味道,味道與蔥和蒜的完全不同,不是每一個人都接受得了,想外國人也必試過,不適合他們的胃口才不栽培吧。

蕎的特性是生命力強,在任何瘦瘠的土地上都能生長,第一年就能收穫,頭數不多,到了翌年就非常豐富,多得吃不完會去當泡菜了。

蕎頭口感很爽脆,咬起來嗦嗦有聲,那陣辛辣沒有椒類那麼厲害,但也有刺激性,對茹素者來說,應該是屬於禁忌的蔬菜吧。

從大陸傳到台灣,再由台灣傳到日本,日本人稱之為辣韭Rakkyo,又名砂糖蒜,可見種出來的是辛辣之中,帶有甜味,在日本最初是當成草藥,叫為「於保美良」。

新鮮的蒿,可以就那麼拔出來,把莖部和根部都切成絲來炒豬肉,是一道很受鄉下人歡迎的菜式,通常的調味是除了鹽或醬油之外,還下一點糖, 就很好吃。

由此延伸,亦可將蕎絲和韭菜、京蔥、蒜苗和辣椒絲一起清炒,五種不同的味道和口感都很刺激。胃口不佳時,是道好菜。

最簡單的,當然是把蕎絲在滾水中一灼,淋上點蠔油或台灣的蔭油,他們叫為醬油膏的醬料來吃。

一般都是當為泡菜,在商店中很容易找到用白醋和糖醃製的蕎頭。廣東人有種習慣,那就是上菜之前,在桌子上先擺一碟糖醋蕎頭來送酒。

除了醋,有時也浸在醬油中醃製,更有人加入紫蘇葉,將蕎頭染紅,增加食慾。

蕎頭的大小各異,有些橄欖般大,有些小得像大豆,味道則是一樣的。

花開了,但不結種子,種植起來是把蕎頭一瓣,插入泥土或砂石之中就能生長,當成園藝,欣賞它的花,亦為樂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