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訪印度(下)

MEILO SO插圖

從齋普到我們將下榻的安縵酒店Aman-i-Khas,管家說要三個小時,我一向不相信當地人說的距離,心中打算要是四個小時能抵達就好,後來發現竟然走了近五小時。

為甚麼要去這家酒店?要去看Bengal Tiger孟加拉老虎呀,當今在Ranthambore國家公園裡,還有幾百頭野生老虎,受到政府保護,才能生存下來。

山路崎嶇,彎彎曲曲,車子搖晃得厲害,一路上我們看到很多輛大卡車,被改裝成一排排的座椅,每輛可以坐三十人左右,安縵酒店的管家說我們明天會改乘這種車進入森林看老虎。

終於到達酒店,是在森林中搭了十三個帳篷,十個給住客,一個是餐廳,一個是圖書館連小賣店,一個給經理,其他十個大小一模一樣,有十二呎乘十二呎大,裡面一切設備應有盡有,相當舒適,但比起其他安縵酒店,這一家算是最簡陋的了。

晚餐在帳篷餐廳內胡亂吃了一餐,第二天大夥磨拳擦掌去看老虎。

老虎我看得多,從前來印度拍《猩猩王》時整天與老虎為伍,當地的兒童也圍了過來看,我問馴獸師:「老虎喜歡小孩子嗎?」

「喜歡。」他點頭,跟着說:「當食物。」

後來又去泰國拍李翰祥導演的《武松》,本來那隻老虎很聽話,但要拍的時候張牙舞爪要吃人,原來是懷了孕,戲差點拍不成。

大家出發了,我留在酒店好好休息,雖然有游泳池,但也沒興趣,在帳篷外曬太陽、看書、上網。在森林中散步到酒店的菜園,這裡種了不少時蔬,供應我們餐飲。

偶爾,孔雀從頭上飛過,這裡養了很多隻,但都不聽話,不開屏。時間過得很快,大家回來了,興奮地說看了老虎,還有花豹呢。

晚上我們在樹林中野餐,酒店開了一個大派對,爐中燒着烤肉串和麵包,印度人是不吃牛肉和豬肉的,只有雞和羊,我不喜歡吃雞,只對羊有興趣,但都燒得沒甚麼味道,只有靠香料來提升。

住了三個晚上,有點單調,接着又乘四至五小時的車到另一家安縵Amanbagh。

一路上,兩旁的山石奇形怪狀,樹也彎曲,長出紅色的花,問導遊這是甚麼名字,他回答是「Flame of Forest樹林中的火焰」。花朵有我們的紅棉那麼大,延綿不絕,都是這種花,而風景也愈來愈怪,有點像到了另一個星球,前面的路好像是沒有盡頭,我們都笑說,這就是安縵的特徵了,永遠是開在「不毛之地Middle of Nowhere」。

終於轉進一條小路,前面就是Amanbagh了,這家由從前土皇帝狩獵的行宮改建的酒店,有世外桃源的感覺,巨大的泳池,一間間皇宮式的建築。走了進去,分左右兩座,左邊的是臥室和客廳,右邊的是浴室和衞生間,各兩套,男女不必爭着用,也是安縵的特點。

打開落地窗,後院有私家游泳池和花園,服務員說窗門要關緊,否則猴子會走進來和你共浴。

日間活動有參觀古廟和廢墟,老虎已看過,可以不再去,另有料理教室,大廚帶你走到他們的私家菜園,選自己喜歡的蔬菜,然後帶你去一間土屋。

裡面有繩織的床,我看了很親切,小時有位印度司機,空手來我們車庫後即刻拿了木頭搭架,再用粗繩織成床,再生個火當廚房,就那麼生活起來,我常到他那裡去玩,睡過他的繩床,非常舒服,現在躺在這張繩床回憶起來。

土屋有小廚房兼餐廳,師傅教女士們煮了幾個菜,我只是旁觀,最後用他們的米飯加雞蛋炒了一碟飯,大家久未嘗中國菜,吃得津津有味。

可以講講我們這次印度之旅吃的是些甚麼,從早餐說起,我最喜歡的是Dosa,這是在大平底鐵片上倒了麵漿,煎出大型的圓餅,每塊有二至三呎直徑,裡面可以加薯仔或洋葱,最後捲起來吃。

在馬來西亞也可以吃到沒有餡的Dosa,煎得更大,有三呎高,淋上煉奶當甜品,這次在印度還吃到迷你型的,在圓底的鍋煎出來,當成碗,上面再打一個雞蛋,我打了兩個,蛋黃像眼睛一樣望着你,名叫Appam。

另有一種用碎米做的蒸餅叫Putu,蘸椰漿吃特別香。煎炸的Vada,是一種像洋人的甜圈,不是太好吃。

數不盡的咖喱和馬沙拉,吃多了單調,我近年來食量已小,而且很多花樣都試過,變成國內人所說的主食控,只要有米飯就滿足。印度餐中,永遠吃不厭的是他們的Biryani了,有雞有羊,我只選羊。

做法是先將羊肉加香料燉得軟熟,混入印度長條米飯Basmanti,放進一個陶缽中,然後用麵包封着缽口,再放進烤爐中焗出來,吃時把麵包揭開,掏出香噴噴的飯來,有此一味,滿足矣。

至於飲品,印度啤酒名牌是Kingfisher,但早餐也不能一直喝酒精,最喜歡的是他們的Lassi,那是一種酸乳,可以喝甜的或鹹的,也能加入玫瑰糖漿,混出粉紅色的飲品。或者,辣的東西吃多了,要用木瓜來中和,印度木瓜當然比不上夏威夷的,就那麼吃味道普通,打成漿混進Lassi中,極佳。

印度也是一個喝茶的國家,最有特色的是馬沙拉茶Masala Tea,混入各種香料和薑汁,最特別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