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訪印度(上)

MEILO SO插圖

「不可思議的印度Incredible!ndia」,在二○○二年由O&M公司的創作總監U Sunic和印度旅遊局的Amitabh Kant合作,拍出一系列的優質廣告宣傳印度,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,第一年播出,遊客增加了十六個巴仙,別說不厲害。

最怕貨比貨,印尼抄襲的Wonderful Indonesia簡直慘不忍睹,沒人記得。而Incredible!ndia的印度第一個英文字母India改成感嘆號「!」,更是神來之筆,令人過目不忘。

我已經記不到去了印度多少次,從年輕的背包旅行,經電影的拍攝,到享受人生的旅行團,印度對於我已不新鮮,這回幾個志同道合的友人同遊,又有私人飛機,就當成休息幾天,欣然同行。

第一站是泰姬陵,因為有些朋友是普通簽證,有些是電子簽證,印度至今還要求所有遊客要有簽證,政府的收入可以多一點,只能先從一個叫Kolkata的地方進入,而Kolkata在哪裡?其實就是加爾各答,從前的Calcatta。

去泰姬陵最好直飛軍用的Agra機場,航班雖然少,也別從加爾各答或孟買進入,車程各需五六小時,相當不愉快的不是舟車勞頓,而是一路上看到的頭破血流的車禍發生,或路旁沒人殮葬的屍體,影響歡樂的心情。

從小得不能再小的Agra機場,很快就到我們入住的Oberoi Amarvilas,這家酒店在九年前住過,整間用褐色和白色大理石裝飾得豪華瑰麗,經那麼多年,一點也沒變,這是用料好的結果,不像一些內地的,兩三年已經殘舊不堪。在露天咖啡座或室內餐廳的窗口,都能遙望泰姬陵,也有電動車接送,兩三分鐘便抵達。

我們放下行李即去,這是我第四次來到,泰姬陵不變,但吾老矣,也許不會再來,此回分兩天看,一天是早上的,一天傍晚的。大理石的顏色依時間不斷變化,有時白,有時紅,有時金黃色。

因怕恐怖組織破壞,守衞已經相當森嚴,晚上也不開放,不像從前可以在月圓的夜裡參觀,也可以減少情侶的分散。據傳說,到底是一個墳墓,始終不祥,月圓最美,也一定會離別。

這回有足夠時間,還去了阿格拉古堡,這是撒嘉漢的皇宮,也是他被兒子囚禁的地方。這位大帝花盡人民血汗為妻子建立了白色的墳墓之外,還要替自己建一座更美更大的皇陵,兒子只好把他軟禁起來,我們看到他被金鏈鎖着的臥室,七年之中,他只能天天望着泰姬陵,最終憂鬱而死,令後人不禁唏噓。

感嘆當年建築的神奇,牆壁地室挖空,灌入冷水,降低溫度,這才叫真正會享受。但水還是要喝的,來印度之前大家都警告:不可喝當地的水,就算早上漱口,也得用礦泉水。

記得九年前我們的旅行團來泰姬陵時,也帶了好幾大箱的Evian,但住的酒店都很乾淨,根本不必擔心,結果都送給了當地兒童,這回我照喝酒店供應的水。嫌味淡,把自己研發的玫瑰羅漢果茶包塞進去冷泡,又微甜又有一股清香的花味,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住了兩個晚上,第三天飛齋普爾Jaipur,安縵酒店的管家已來機場迎接,我叫他先帶我們去看「風之宮」。整個齋普城是粉紅色的,當年土皇帝最愛這種顏色,在一七九九年建了一座五層樓高,又有九百五十三個小窗口,類似蜂巢的粉紅色大屏風。

傳說這些窗口造來給妃嬪們望出去,而不讓平民看到他的老婆樣貌,但是這並非主要目的,整座建築是用來擋風,風沒有其他地方穿越,就從這些窗口穿進去,變成強烈的氣流吹進後面的皇宮裡,故有「風之宮」之稱。在沒有冷氣的當年,這都是設計家為當權者想出來的玩意。風之宮用紅色和粉紅沙岩砌成,在清晨日出時分和晚霞的金色光芒照耀下,蔚為奇觀。

中午我們去了Rambagh Palace Hotel吃午餐。這家由土皇帝宮殿改裝的酒店,和其他同類的比較,算是簡陋了,但還不失當年的氣派,尤其是餐廳,裝修得豪華無比,我們這一餐,是在整個印度行程中最好的。

吃些甚麼?到了印度,當然是吃咖喱,這也只是一個統稱,乾的叫馬沙拉Masala,而濕的就叫咖喱了。而香料,基本上是防腐劑,印度天氣熱,平民們一天只能做一餐,食物很容易變壞,這些防腐劑在沒有冰箱的日子中,就是救星。

香料包括了辣椒、辣椒粉、薑、南薑、丁香、肉桂、茴香、肉豆蔻、黑胡椒等等,把油燒熱了,放進切碎的洋葱,再把這些舂碎的香料加入,炒香了,加肉和蔬菜,就煮成馬沙拉或咖喱。一般最後加水,去到東南亞,像馬來西亞或泰國,用椰漿代替水,味道就更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