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文魚

從澳洲出生,游向大海,又一定回到原地產卵的三文魚,是初學吃魚生的人最喜歡的。

三文魚給人一個很新鮮的印象,是因為牠的肉永遠柑紅色,而且還帶著光澤,其實敗壞了,也是這個顏色,又不覺魚腥呢。

這是多麼危險的一回兒事!

所以,正統的日本壽司店,絕對不賣三文魚魚生,老一代的人也不吃。日本年輕人嚐之,是受到外國人的影響。

吃三文魚是歐洲人生活的一部分,北歐尤其流行,不過他們也不生吃,大多數是整條煙燻後切片上桌。三文魚雖為深水魚,但也游回水淺的河中,易長寄生蟲也。

東洋人一向以鹽醃漬。海水沒受污染的年代,三文魚大量生長,日本軍國主義者捕之,硬銷到中國來,通街都是,我的父母親還記得大家都吃得生厭呢。

當今產量減少,被叫為「鮭(Salmon/Sake)」的三文魚,在日本賣得也不便宜。切成一包香煙那麼厚,在火上烤後送飯,是日本人典型的早餐。

三文魚最肥美的部分在於肚腩,百貨公司的食品部切為一片片賣。但是更多油的是肚腩那條邊,日本人最整齊和美觀,把它切掉。市場中偶爾可以找到,一包包真空包裝,稱之為「腹肋Harasu」,很賤價。

腹肋是三文魚最好吃的,用個平底鑊煎它一煎,油自然流了出來,是我惟一能接受的三文魚。

三文魚的卵像顆珍珠那麼大,大紅顏色,生吃或鹽漬皆佳。日人叫為Ikura,和問多少錢的發音一樣。

精子則少見,我只有在北海道吃過一次,非常美味,日本人也沒多少個吃過這種他們叫為Sake No Shirako的東西。

大西洋中捕捉到的三文魚,肉很鮮美,生吃還是好吃的。在澳洲的塔斯曼尼亞小島的市場上,我看過一尾呎長的大三文魚,買下來花盡力量扛到友人家,當見面禮。朋友的父母用刀切下肚腩一小塊送到我嘴裏,細嚼之下,是天下絕品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