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子

南洋椰樹多,生滿椰子,老了就掉下來。說也奇怪,從來沒聽過椰子打穿人家的頭顱。

印度咖喱有它的做法,但星馬人的咖喱,非用椰漿不可。椰漿又怎麼來的?

在一堆堆的老椰子中拿出一個,地上豎起一管鐵枝,把老椰插入,就能剝開椰鬃。取出來的椰子打破它的硬殼,椰水流出。已老,不能喝。把分開兩半連殼的椰子拿到一枝鑿著齒紋的鐵片上磨,磨去椰絲,再放進布袋中,大力擠,就擠出椰漿來了。

椰漿用途也廣,做甜品也多數要椰漿,飲料也用它。

把椰肉曬乾,再擠,便見椰油了。製造肥皂不可缺少的原料。

年輕的椰子,就那麼削去頭上的硬皮,鑿個洞,插進一枝吸管,喝清醇甘甜的椰水,最適宜。但是,說甚麼也不夠甜。

真正甜的椰子,是用一種較小粒的椰子做的。在它的殼剛剛硬,又還沒有老化之前拿到火上燒烤一番,這時候的熱度把椰汁糖化,椰水最甜,香港人稱之為椰皇。

把椰漿拿去煮,再滲入黃顏色的原始砂糖,就變成椰糖了。

印度小販頭上頂著一個大藤籃,拿下來把蓋子打開,裏面是把米粉蒸熟後捲成一卷卷的,比一團雲吞麵還小。在米粉上面撒上點椰糖,手抓著吃,是最佳的早餐之一。

另一種早餐Nasi Lemak也要用椰漿,把椰漿放進米中炊成香噴噴的飯。上面鋪個十幾條炸香的小江魚,再加很甜的蝦米辣椒醬,是天下美味。

由椰樹生產的食品數之不盡,但最精彩的還是椰子酒。

印度人爬上樹,用大刀把剛長出來的小椰子削去。供應營養給小椰子的樹汁就滴了出來,一滴滴地掉進一個綁在尖端的的陶壺之中,再把酒餅放入自然發酵後隔日便能拿下來喝。

這時的椰子酒最為清甜。再讓它發酵個一兩天,酒精濃度增加,但變得有點酸,又有種異味,可是喝完之後椰子酒還在你胃中發酵生產酒精,一下子醉了。天下事,再沒有比它更過癮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