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東京買房子住

MEILO SO插圖

「現在東京的房價那麼便宜,日圓的匯率又那麼低,你們會考慮去那裡買一間住住嗎?」幾個人在一起聊天,談到這個問題。

「如果有幾百億身家,在甚麼地方買房子住都行,但我不會在東京買。」我說:「第一,沒有那麼多剩餘的錢。第二,每次住上一頭半個月的話,我還是住酒店。」

「買房子也是一種投資呀,萬一房價漲呢?」有人說。

「萬一跌呢?」我反問:「拿這個錢,要住多好的套房都行。」

「談的是比方,比方你決定在東京長住,你會住哪一個區?」

我說:「我的話,會住月島區。」

「月島?在哪裡?」

「月島就在築地附近,離開銀座也不遠。」

「為甚麼選月島?」

「那裡還一直保留着六十年代的古風,有很多木造的建築,對我來說是一種懷舊,而且買菜也方便,走幾步路就是築地市場,那一帶又有很多很地道的日本菜餐廳。」

「是呀。」友人贊同:「天天吃日本菜,不然自己買回來煮,真是樂事。」

「不過到日本去玩玩可以,要我長住我是不會的,日本並不是一個很適合長住的地方,一切都要自己動手,年輕時還行,在我這個年紀就不適宜。」

「可以請家政助理呀。」友人太太從不會做家務,她想得也簡單。

「日本人從來不請傭人的,就算是公司大老闆,家裡的事也得親自動手。」我說:「像你甚麼都要靠人的,一定住不慣,不過話說回來,日本的灰塵沒香港那麼大,清潔起來倒不是難事。」

「那就買吧。」

「也不是那麼簡單,垃圾分類就很頭痛,甚麼可以燃燒的,不可以燃燒的,大件的,小件的,來收垃圾的日子都不同,而且費用高得很。」

「有多貴?」

「一間普通的家居,水費、電費、煤氣費,還有看電視也得收費,NHK會向你收費,加起來,一個月也總要十幾萬日圓。」

「哇!」

「交通費更貴,就算擠火車地鐵,也不便宜,別說搭的士了,一上車就得上百塊港幣,日本人很少搭計程車的,除非是過了凌晨十二點沒有公共交通工具。」

「但是我喜歡吃日本東西,在那裡買了房子,可以天天吃,那多好!」

「日本菜其實說起來是很單調的,魚生、天婦羅、鰻魚飯、鋤燒、鐵板燒、咖喱飯、拉麵等,吃來吃去就是那幾樣,也會吃厭的。」

「吃厭了去吃西餐呀,東京的西餐有很多米芝蓮星的,中華料理也不少呀。」

「對,都是貴得要命,而且很難訂到位,就算給你天天光顧,到某個程度也會厭。偶爾去住上一兩個星期,是可以的,一連住幾個月,你就會發覺受不了。」

「說的也是。」友人點頭。

「但是,東京除了吃,還有很多文化活動,如果我長住下來,可以仔細去看,我是不會厭的。」

「比方說呢?」

「比方一個上野公園,附近就有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、東京都美術館、上野森美術館、國立科學博物館等等,花上幾天都走不完,國立西洋美術館的收藏很精,羅丹的古銅雕像群比甚麼地方都多。看完了上野,可以去根津公園,我最初到東京就是由我父親帶我去的,很少人知道,不但庭院漂亮,那裡的根津美術館裡有很多中國的字畫,非常難得,其他地區值得去的還有現代美術館,偏門的美術館有東京都寫真美術館、浮世繪太田博物館、文化服裝學院服飾博物館、印刷博物館、煙草與鹽博物館、目黑寄生蟲館等等,半年都走不完。」

「這些我沒有興趣,我只喜歡關於吃的。」

「那麼到台東區好了,那裡可以找到專門吃土鰍或馬肉的老店,都是上百年的,買一本叫《懷舊昭和飲食散步》的書,裡面資料詳盡,吃的東西和一般的不同,價錢也非常便宜。慢慢找,也可以花上幾個月,另外有一條叫河童街的,專門賣餐具,從餐刀到服務員的制服,菜單的種種設計到食物的蠟樣辦,無奇不有,仔細看,一點一點買,要開一家餐廳,甚麼都齊全。」

「東京那麼好玩,還是買一間來住吧。」

「只是吃和玩的話,我還是不贊成的,因為怎麼吃怎麼玩,都有生厭的一天,要在日本住下,必得認識日文,會講日語,懂得欣賞他們的文化,不然,一切枉然。你們買的房子,總有一天會賣掉,而且是虧本地賣掉,何必呢?租個短期合約的住家,住一兩個月試試看,還是想買的話,到時才決定吧。」我說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