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杖的收藏(三)

MEILO SO插圖

從東京的Takagen一轉,手杖收藏的追求來到了京都,在這裡找到了「Tsueya」手杖屋。

先介紹這家店的老闆,名叫坂野寬,五十多歲,人長得略胖,整天笑嘻嘻的,但一講到身世,眼淚掉個不停,原來他在十年前發現視力愈來愈弱,幾乎有盲眼的可能性,後來得知經電腦可以放大報紙和雜誌,才漸漸對人生有了希望。從此,他決心開一間手杖店,幫助有視障的人。

手杖這種助步道具不好玩吧?也不是,他把各種設計和色彩及功能帶進了灰色的世界,把手杖變成一種時尚,一種令人不覺老的東西。

從世界各地,他收集了近十萬枝的手杖,其中當然包括手裡劍,像盲俠座頭市用的那把,當然是不鋒利,殺不死人的。

將手柄一拉開,裡面藏着三粒骰子,就能在無聊時和朋友們玩起來。消磨時間罷了,不必認真賭。

我到店裡,買了一枝藏酒的,是Fayet廠的產品,法國人的東西,裡面有一個小玻璃杯,再轉,另一個杯子冒出來,又轉,取出一枝很長很長的玻璃管,至少可以裝一小瓶白蘭地或威士忌。

另一枝,杖內沒有藏玻璃杯,只是一管更長更大的瓶子,原來是裝茶或咖啡用的。

好玩,但不一定買的是一支吹筒,暗格中藏了三支帶羽毛的箭,放進管子一吹,箭飛出,可刺人。

最普通的是雨傘了,但是做得那麼精細,怎麼看也看不出能夠藏在杖裡。

開木塞用的開瓶器很普通,但是忽然要找時很好用,是酒徒恩物。

我在店裡又買了一根手杖是全黑色的,黑得發亮,但頭部是一朵鮮紅的玫瑰花,剛好用來襯托我的「蔡瀾的花花世界」賣的玫瑰花系列食品。

最實用的是拉開就是一張小櫈子,最原始的是附着一個手搖的鈴,像舊時腳踏車用的那種,叫人讓路。

在店裡還看到一枝刻着《心經》的手杖,只是不喜歡字體,所以沒有買下。

老闆坂野寬一心一意造福人群,自己發明了一管手搖的電筒,用LED照明前路,後面有管閃紅燈的設備,防止黑暗中有車子來撞。電動器可以震動,變成一管按摩器,他笑說寂寞的女性可以一用了。當今他已被封為人間國寶,他的店已有七八家,賣十萬枝以上的手杖,如果客人行動不便,他把一輛卡車改裝成流動販賣店,有需要的老人一打電話,他即刻上門服務,說自己最大的願望是賺到了錢拿去捐給失明人士。

我的手杖收藏不停地增加,目前只是一個開始,總之每到一處,第一件事就是找古董店,看看可不可以買到一些稀有的製品。

在摩洛哥的市集中,找到一根鐵做的,鑲着各種寶石和牛骨鹿角,手柄一轉,裡面藏着一把鋒利的小刀,大概是用來割羊肉用的,但是我嫌它重,又有殺傷力,所以只用了一次就擺在牆角。

也不是每一枝都很貴,台灣人用強化塑膠做了一枝非常輕的手杖,上面印着美麗的藍色花紋,我在穿藍色衣服時用來襯一襯,也好玩。

另一枝是全紅的漆器手杖,買來過新年的,但沒有我送給倪匡兄那枝美麗,我一定要不停地去找,找到一枝和他那枝一模一樣的為止。

有時買了,查不出是哪裡做的,像那枝印着Ahlat字樣的,手柄從來沒見過,是個圓圈,拿在手上,不知哪一頭是頭是尾,用左手拿還是右手拿也不知,最近看到一電視飲食節目,老闆也是手杖收藏家,他也有一枝,改天有機會上他的餐廳,問問看是哪裡做的。

也有一枝是左手用的,才知道手杖分左右手,這一根有個木頭的墊子,走起路來才知好用,但不能換手,我又不是左撇子,買來好玩而已。

最得意的是最近買的一枝羊角柄的,羊角大到不得了,但又不是很重,見到的人,都說「有型」,喜歡得很,

有一本專門講手杖收藏的書,是日本人坂崎重盛寫的,書名叫《我的奇怪奇怪手杖生活》,「求龍堂」出版。書中,他說收藏者是一個獵人,到處狩獵,而獵物是手杖,看了頗有同感。

手杖除了手柄、杖身之外,還有尾端的那塊墊子,一般收藏家不去注意,買了一枝名貴的,但墊子內的是一大塊樣子很醜的膠墊,看得倒胃。

好在Takagen有種服務,是替客人把杖端削尖,用一塊很尖細的墊子套上去,這才好看。

更細心的是「手杖襪子」,那是一塊厚棉,到日本人家裡的榻榻米客廳或房間,往手杖尖一套,又好看又有禮貌,真好!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