柿子

秋天,是柿子最成熟的季節。

柿子種類很多,分吃硬和吃軟的,前者的樣子千變萬化;雞心形、肥矮型,還有四方形的,剝了皮來吃,很爽口;後者愈熟愈軟愈甜,冰凍了更美味。

柿樹極好看,幹烏黑,有時葉子全部掉光,只剩下一樹的柿子,上千個之多,下雪時果實打不掉,在一片白茫茫之中濺了幾滴血。

吃不完,有的在樹上乾了,就變成了天然的柿餅,在寒風中僵硬,沒有了水分,可以保存很久都不壞。

柿餅切成薄片,也可以當成甜品,煮起糖水放進幾片,很可口。

新鮮的硬柿,是做齋菜的好材料,一般齋菜中放味精,是我最反對的,為甚麼不用本身甜蜜的果實入餚呢!

把柿子切成粒炒西芹和豆腐乾,或者用它來炆腐皮。它可代替番茄煮意粉,盡顯另一番滋味。

硬柿還能當盛菜的器具呢。把連枝連葉的柿子剪下,在頭上切它一刀當蓋子,柿身挖空,肉和其他蔬菜炒,再裝進去,美觀又好吃。

當成水果上桌時,則最好選硬中帶軟的柿子,切成一口一塊那麼大,裝在一個鋪滿碎冰的碟中,又紅大白,煞是好看。求變化,再加蜜瓜切塊點綴,更誘人。

榨紅蘿蔔汁時,加一個硬柿進去磨,同是紅色,但味道就綜複雜得多。

在西安的市場中,看到當地人最喜歡吃的柿餅,並非整個曬乾了壓扁那種,而是將軟軟柿打糊,加入麵粉中搓後炸熟的。

此餅可以保存幾天不壞,也是怪事,可能柿中有些殺菌的元素吧?

日本的柿,最出名的是富有柿。但是真正好吃的,是叫「西條柿」,產於島根,採下後噴清酒殺澀,甜美之極。日本年輕人也不知道有這種柿。

柿不會吃到酸的,最多是沒有甚麼甜味,如嚼發泡膠。遇到這種啞巴柿,只有加糖曬成柿餅,或者整棵樹砍掉拉倒。

古人說柿上市時,螃蟹當肥,但兩者不能一起吃,否則肚子痛。我年輕時不信邪,照吃,果然靈得很,真是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