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槤

榴槤是水果嘛,怎麼當食材?其實任何一種水果,都能入饌。

用榴槤來煲湯,大概是香港的媽姐們發明的吧!數十年前旅行並不熱門,只有少數的公子哥兒到過南洋,愛上了榴槤,帶回家裏。吃剩了,順德媽姐起初嫌臭,後來偷吃了一塊,大呼走寶,從此上癮。

媽姐們最拿手煲湯,也迷信榴槤很補,是老雞燉個數小時,一道精美的榴槤雞湯就此誕生。好喝嗎?不好喝。

榴槤作為甜品,倒是千變萬化。起先有家甜品店將它放入pancake裏去,包了起來,就那麼吃,實在美味,後來跟著做蛋撻、餅乾等,凡是遇到忌廉奶油之類的材料,都能用榴槤來代替了。

這些甜品的確不錯,要是你敢吃榴槤的話。除了慕士,有天吃過一個用榴槤做的慕士,味道雖好,但吃了覺得空虛得很。

臭與香是相對的,一愛上就沒有分別。東方人的臭豆腐,西方人的芝士,都是相同的一回事。但是不香又不臭時,才是天下最不過癮的。我上次去新加坡,想吃榴槤,但不是季節,聽到芽籠區有幾檔全年供應,就摸上門去。小販笑嘻嘻地說,貨是有的,而且很甜,只是香味不夠。我豈可罷休,即來一粒, 吃了像棉花浸甜漿,氣死人也。

如果你不喜歡吃榴槤,人生之中就少了一種味覺。那麼臭,怎能入口?你說。方法是有的。

買剝好的榴槤,用錫紙包起來,放入雪櫃的冰格中,等它凝固,這時的榴槤也不像石頭那麼硬,倒似雪糕,可拿刀子切下來一片片送入口。吃了幾片,你就會像順德媽姐一樣,上癮了,打開一個味覺的新天地。

榴槤也有不同的種類,大致上分泰國的和馬來西亞的,前者是摘下來等熟了吃;後者熟了從樹上掉下來,翌日不吃,就壞了,所以香港吃不到。

會吃榴槤的人,都選馬來西亞的,肉雖薄,又帶點苦味,但奇香無比,是天下極品,再多錢也肯買來吃,才明白為甚麼有「當了沙龍買榴槤」這句話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