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望子

羅望子,俗名酸子,英文為Tamarind。

小時候,看小販弄「囉喏Rojak」,一種馬來人的沙律,先下黑色的蝦膏,放大量花生碎、糖,再加一匙匙褐色的漿水,攪勻了,削青瓜、鳳梨、粉葛等生蔬菜進鍋中,攪拌之後,大功告成,酸酸甜甜,很惹味,那酸味就是來自羅望子汁了。

羅望子的樹長得又高又大,是設計花園的素材,偶數羽狀複葉,有些像大型的含羞草。長小花白色,有紫色脈紋,豆莢長成後,像巨型花生,剝掉硬皮,裏面有些僵硬的纖維,就是含有濃漿的羅望子了。羅望子有核,亦可煮熟了來吃。

從前搬運羅望子,是將它壓成一塊塊的磚,酸性令它不會腐爛,在菜市中剝成小塊出售,溶於水,便可以用它來代替白醋之外的任何需要酸味的食材。

最普通的吃法就是加了糖,加了水,成為夏日的飲品,當今在泰國雜貨舖中可以買到一罐罐的羅望子汁。

當它為清涼劑極佳,但不能多喝,因為微瀉作用。

北部的泰國菜,用羅望子的情形極多,它的豆莢幼細時可炒來吃,葉子也能煲魚湯,味道相當清新,又刺激胃口。

在印度,羅望子更被視為萬能的,它能醫疳積、治壞血症和黃疸病。如果眼睛腫了,更用羅望子水來清洗,實在神奇。

有個傳說是羅望子的酸性太強,如果在它樹下睡覺,人會酸死。

樹幹用來搭屋子,燒成炭後是火藥的原料,印度人除了用它炮製咖喱之外,還用來做酸果醬。有一種鹹魚,是用羅望子漬成,當地人認為是天下極品。

有人在一八四○年,在Worcester藥房Lea Perrin訂購了一桶醋,久久未來領,藥房本來要把它丟掉,後來一試,味道奇佳,就演變成為當今流行到世界各地的喼汁,連廣東人也大量用來點春卷,其實原料不過是羅望子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