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芽

最平凡的食物,也是我最喜愛的。豆芽,天天吃,沒吃厭。

一般綠豆芽和黃豆芽,後者味道帶腥,是另外一回兒事,我們只談前者。

別以為全世界的豆芽都是一樣,如果仔細觀察,各地的都不同。水質的關係,水美的地方,豆芽長得肥肥胖胖,真可愛。水不好的枯枯黃黃,很瘦細,無甜味。

這是西方人學不懂的一個味覺,他們只會把細小的豆發出迷你芽來生吃,真正的綠豆芽他們不會欣賞,是人生的損失。

我們的做法千變萬化,清炒亦可,通常可以和豆卜一齊炒,加韭菜也行。高級一點,爆香鹹魚粒,再炒豆芽。

清炒時,下一點點的魚露,不然味道就太寡了。程序是這樣的:把鑊燒熱,下油,油不必太多,若用豬油為最上乘。等油冒煙,即刻放入豆芽,接著加魚露,兜兩兜,就能上菜,一過熱就會把豆芽殺死。豆芽本身有甜味,所以不必加味精。

「你說得容易,我就不會。」這是小朋友們一向的訴苦。

我不知說了多少次,燒菜不是高科技,失敗三次,一定成功,問題在於你肯不肯下廚。

起碼的功夫,能改善自己的生活。就算是煮一碗即食麵,加點豆芽,就完全不同了。

好,再教你怎麼在即食麵中加豆芽。

把豆芽洗好,放在一邊。水滾,下調味料包,然後放麵。用筷子把麵糰撐開,水再次冒泡的時候,下豆芽。麵條夾起,鋪在豆芽上面,即刻熄火,上桌時豆芽剛好夠熟,就此而已。再簡單不過,只要你肯嘗試。

豆芽為最便宜的食品之一,上流餐廳認為低級,但是一叫魚翅,豆芽就登場了。最貴的食材,要配上最賤的,也是諷刺。

這時的豆芽已經升級,從豆芽變成了「銀芽」,頭和尾是摘掉的,看到頭尾的地方,一定不是甚麼高級餐廳。

家裏吃的都去頭尾,這是一種樂趣,失去了絕對後悔。幫媽媽摘豆芽的日子不會很長。珍之,珍之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