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菜

冬菜是一種用大蒜製成的鹹泡菜。下的防腐劑不少,我們不宜大量吃, 對身體沒害的。

中國人吃的冬菜,幾乎都來自天津。後來台灣和泰國也出產,為數不比那又圓又扁的褐色陶罐多。

在台灣,吃貢丸湯或者摵仔麵的街邊檔桌上,偶爾也放一罐冬菜,任客人加入,但是用透明的塑膠罐裝著,心理即刻打折扣,覺得不如天津冬菜的鹹和香了。

你到潮州人開的舖子裏吃魚蛋粉,湯中總給你下一些冬菜,這口湯一喝,感覺與其他湯不同,就上了冬菜的癮了。從此,沒有了冬菜,就好像缺乏些甚麼。

潮州人去了泰國,也影響到他們吃冬菜,泰國菜中像醃粉絲等冷盤,下很多冬菜,他們的肉碎湯或者湯麵中也少不了。

海南人也吃冬菜,純正的海南雞飯中一定配一碗湯。此湯用煲過雞的滾水和雞骨熬成,下切碎的高麗菜,廣東人叫為椰菜的東西,再加冬菜,即成。冬菜是絕對不能缺少的,很多香港店舖做的海南雞飯,卻不知道這個道理,亂加其他食材,反而弄得不倫不類。

冬菜實在有許多用途,像一碗很平凡的即食麵,拋一小撮冬菜進去,變成天下美味。

把剩下的冷飯放進鍋子裏滾一滾,打兩個雞蛋進去,再加冬菜,其他甚麼配料都不必放,已是充飢的佳品。

說到雞蛋,潮州人和台灣人愛吃的煎菜脯蛋,用冬菜代替菜脯,有另一番風味。

有時單單用乾蔥頭切片炸了,再下大量冬菜炒一炒,加一點點的糖吊味, 就那麼拿來送粥,也可連吞三大碗。

最佳配搭是豬油渣,和冬菜一齊爆香,吃了不羨仙矣。

我父親一位老友是個又窮又酸的書生,一世人好,酒沒有菜送,弄撮冬菜泡滾水,泡完冬菜發脹,就那麼一小口送一大杯,吃呀吃呀,也吃光,喝冬菜水當湯,最後把抓過冬菜的手也舔一舔,樂不可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