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蜀黍

玉蜀黍是哪一個國家先種的?沒有資料。中國名沒加個「番」或「洋」,可能是本土生長。也許生在四川,故有「蜀」字。

香港人稱之為「粟米」。把爆黍花叫做「爆谷」,直譯自英文Popcorn, 也蠻有趣。

通常就那麼煮來吃,滾水中加把鹽就是。時間要看鍋的大小、爐的火和粟米的數量,不能總論,靠經驗就是,煮個半小時大致上不會錯。

把粟米煮熟、剝粒,再加午餐肉丁或火腿塊、芹菜、荷蘭豆等,放點甜麵醬來炒,也是一家大小喜歡的菜式。

我家愛用它來煲湯,一般人用豬腱,我們則喜豬肺綑,那是包在豬肺外的一層薄膜,有筋有肉,特別香,又有咬口,煮久不爛。湯渣撈起粟米食之,豬肺綑可切成細片,點台灣西螺產的豉油膏來吃,最為美味。

粟米的鬚,煲湯據說有藥用,能清涼去濕,但喝湯時黏幾條在喉嚨中,不好受,多有效我也不去碰它。反而可以拿來微微一炸,加點糖,加些松子,是一道很上乘的小菜,拜佛者不妨試之。

玉蜀黍炸出來的油,是烹調中最常使用的,但我不愛它無味,又不香。還是豬油好。

吃爆谷,最討厭五顏六色的,用的不知是甚麼科學藥物來染,非常恐怖,包焦糖的最可口,也有一些黏著夏威夷果或腰果的美國產品,更好吃。不喜歡只用鹽、爆得輕飄飄的那種,再咬嚼也沒滿足感,吃得空虛。

早餐的炸粟米片也與我無緣,還是留給被廣告洗腦的洋人兒童去享受吧。

在墨西哥生活時,看見菜市場中總有一個檔口賣粟米餅,用個土製的機器,一塊塊烘製出來,味道香得要命。吃時包著各種蔬菜和肉類,就那麼乾吃也行。墨西哥東西便宜,買一架那種又簡單又原始的機器,就連運費也不需要多少個錢,弄一架回來開檔當小販,也是樂事之一。

我愛吃的還有最方便的罐頭粟米,要寫著Cream Corn的那種,裏面加著奶油,非常可口,百食不厭。開一罐就那麼一餐,比即食麵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