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茄

名副其實,凡是有個「番」字的東西,都是別的地方傳來。

番茄,我們又叫「西紅柿」,但絕對沒那麼甜,核帶苦澀,以為皮也很軟, 吃進去後才知道是硬的,不易咬碎。

西洋人沒有番茄就像做不了菜,常看電視節目,名廚用個平底鑊,拿了一根鐵餐叉做菜,下大塊牛油之後就放番茄粒煎熟,千篇一律,真想叫他們收工。

番茄樣子有時很美,傳到中國來是當為觀賞用的。我最愛看一串串的番茄了,不知比葡萄美幾倍。最好的是意大利種,當造時在City’Super也能買得到,通常我是拿去裝飾我的的辦公室。

談到番茄就想起薯仔,兩者都是我最討厭的食材。番茄磨成醬後甜膩膩。任何難吃的快餐都能掩飾其味,但是叫我吃番茄醬,我不如去吃白糖。

只有一個例子我是能吃得下的,那是友人鴻哥的泡菜,樣子紅紅地像韓國的金漬,但以番茄醬代替辣椒醬,椰菜代替白菜,吃進口有意外的驚喜,味道來自下大量的蒜頭,一有蒜頭,任何東西都好吃嘛。

小時候也吃番茄的。那是沒有東西吃的年代,媽媽在院子裏摘了一個自己種的,放進闊口杯,燒了一壺滾水倒入杯中,等數分鐘,番茄半熟,倒掉水,下大量的白糖,就那麼攪碎吃將起來。正覺得從今可以接受此物,皮又黏住喉,總之吞都吞不下去,那種恐怖的感覺,至今想到亦起雞皮疙瘩。

當然有時會吃到甜的番茄。台灣有種小番茄,葡萄般大,小販把它剖開,塞一粒嘉應子在裏面,在公路旁買了一包,長途車時解解悶是可以的。

新鮮的番茄很結實,皮拉得緊緊地,堅硬得要命。法國人稱之為「愛情蘋果」,相傳有催情作用。洋人總喜愛把番茄和性拉在一起,有些還說新鮮的番茄像女人的乳房。天哪,弄一個像運動健將般的胸部給你摸,硬得令人生厭,還是軟一點的手感好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