薯仔

廣東人叫為薯仔的,北方人稱之土豆,後者像是比較切題。

原產於秘魯,傳到歐洲,是洋人的主食。甚麼炸薯仔條,薯仔茸等,好像少了它會死人一樣。

薯仔好吃嗎?沒有番薯那麼甜,也不及芋頭的香。喜歡吃薯仔的人,都是受了洋人快餐文化的影響而引起,談不上有甚麼高級的味覺享受。我從前有個助手,薯仔條吃個不停,就一直給我當笑話。

北京人的涼拌或生炒土豆絲,對北京人來說是種美味,其實他們吃的是鄉愁,南方人對此道菜也不覺得有甚麼了不起。
薯仔薄切炸成片,更是很多人的看電視恩物,我則認為不如吃米通飯焦更好。

餓起來當然甚麼都送進口,我的背包流浪時代中,烤薯仔來吃的日子不知過了多少。購買時價錢相同,一於去買,還選重一點的。

北海道盛產的薯仔叫「男爵」,很鬆化,甜味很重,就那樣扔進木炭中煨,塗上厚厚的一片牛油,還是可以勉強吃進口的。

我對薯仔一點好感也沒有,當成圖章倒是很好玩。用張紙,磨了濃墨之後根據切半的薯仔大小寫字,然後鋪在薯仔上,輕輕用手指一刮,就能印上去。這時用把刀把空白處挑出來,就是一個完美的印。倪匡兄是用這個方法偽造文書,從新疆逃到香港的。

做咖喱時也用薯仔,煮得醬汁進入,是唯一嚥得下的例子。當然是先吃雞或牛腩,飽了就不會去碰它。吃咖喱薯仔也要爛熟,當我牙痛的時候。

當今的營養師研究,其實薯仔是低卡路里和零脂肪的,沒有一般人傳說澱粉質很高那麼恐怖。但是,唉,低脂肪的東西,永還不是令人滿足的東西。

薯仔的種類很多,我看過大若菠蘿,小似櫻桃者,又紅又綠又黑又紫,在西方的菜市場中看得令人歎為觀止。

我最愛的薯仔,是當它變成伏特加,在凍格上凍得倒出來黐瓶壁。來吧,乾杯!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