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光第一線

MEILO SO插圖

當年,忙起來每天要寫七篇五百字的專欄,一星期一篇雜誌的食評,另一篇兩千字的散文,做了電視的美食節目之後,還有很多讀者不知道的,那就是每星期一次的電台節目,名叫《晨光第一線》,在香港電台第二台直播。

這是香港電台的王牌節目,從一九八五年開始,至今三十年,最先由徐懷雄和車淑梅主持,徐離開之後車淑梅一星期五天,由五個首席男主播配襯,計有鄭丹瑞、梁繼璋、伍家廉和倪秉郎,另一個叫韋家晴,對,你猜到了,就是陳志雲。

到了一九八六年,曾智華加盟,和車淑梅一起被稱為夢幻組合,一共做了超過一萬小時,兩人雖非夫妻,但聽眾也覺得是夫婦檔,節目內容包羅萬有:綜合新聞、娛樂、教育、財經和資訊,逢星期一至五,每朝六點到十點,為香港人製造輕鬆愉快的清晨。

多年來的主持也有曾淑儀、羅曼穎、何重恩、彭晴、侯嘉明、蔡敬雯、羅啟新、程振鵬、崔潔彤、白原顥、李燦榮、梁凱婷,最後還加了何嘉麗。

每星期有不同的「嘉賓」,我是其中一個,嘉賓可以談股票、醫療等等,我供應的吃喝玩樂,是被當年的台長張敏儀邀請過去的,一做,也做了十多二十年。

我和香港電台的緣份由三十年前開始,當時有個叫「最緊要好玩」的環節,由何嘉麗主持,早年她和區丁平、文雋、Winnie曾常在一起吃飯看電影,忽然有一天何嘉麗叫我去做電台節目,我耍手擰頭,說千萬不可,我的廣東話,像廣東人說的一嚿嚿,口舌不清,發音不準,到底,我是一個南洋人,粵語只能勉強與人溝通罷了。

但何嘉麗一直鼓勵着我,叫我試試,要我每星期唸一篇我發表過的專欄,我還是死都不肯答應,她千方百計,說講幾句就行,結果,散文由陳志雲唸,我做註解,講了幾句寫這篇文章背後的故事。

節目很成功,散文有很多人喜歡聽,那是拜賜於陳志雲,他讀起來特別有感情,如果有一天錄音書能在香港興起,我一定請他來唸,他也答應過我做這件事。

後來,由幾句,發展成回答聽眾的電話,當年我寫過《給年輕人的信》的專欄,對一些感情問題總能給一針見血的評語,也就慢慢地把自己訓練起來。

說話一嚿嚿,就是國語的一塊塊,是因為我說得慢而形成,我嘗試講得快一點,愈來愈快,這個一嚿嚿的壞習慣也就一點一滴地改過來,不但能夠在電台獻醜,後來還跑去主持電視節目呢。

觀眾常問,我在《晨光第一線》講的內容,是否有稿?我這個人一向最討厭唸稿,連公開演講也不肯寫稿。上電視接受訪問時,主持人要把問題稿給我先看一看,我也拒絕,因為我一看到稿,人就僵住,不知說甚麼,而且預先知道問題,心中已有答案,一說出來,就完全沒有了新鮮感,所以可以肯定地回答:沒有稿。

那說些甚麼?有甚麼就說甚麼,最好了。他們經常打電話給我時,我正在菜市場買東西,這最妙不過,蔬菜水果雞牛羊,說個不停。

更多次旳,是我在路上,旅遊已是我生涯中不可缺乏的一個部份,經常去到哪裡玩到哪裡,除非我在飛機上,那就做不了,有次主持人建議先錄一段音,但試過之後效果不佳,還是暫停一次,當我休假。

但是我還是盡量不讓節目中斷,在歐洲時時間顛倒,香港的晨早九點,是那裡的深夜三點,我還是會在兩點起身,讓自己清醒清醒,要不然忽然來電,腦筋不清楚,說出來的也讓人莫名其妙。

在陸地時還好,最多影響睡眠,到了海上,就呼天不應,叫地不靈了。坐在郵輪上,出了大海,信號中斷,那怎麼解決?

我的經驗是租強烈的手提通訊機,記得第一代是一個大水筒,接着一支大棍子,當然比ET的手指更粗大,在客艙中也是聽不到的,要跑到甲板上,用那手指對着天空和星星,才能做《晨光第一線》的節目。

租借費用不談,電話費更是可觀。你做節目,他們不給你錢嗎?有人問。一分錢也沒收到,倒貼的更多,早年,不管是打出去和接電話,都要收費,這完全由我自付,後來好了,只是打來那方給錢,費用減少了很多。

最大的歡樂來自聽眾的反應,小食店的老闆和肉販都會把我講過的內容牢記,遇到時再問幾句,我一一作答;但是,不管有沒有人,或者只要有一個人聽,我還是會照做,做到最好為止,這是我一向做事的宗旨。

不過宴席還是要散的,何嘉麗說她已經不再主持了,我也告訴自己總應該休息了,《晨光第一線》這節目將如何演變我不知道,總之已是一個時代的終結。

那麼多年來,節目開始時會播,我們行內叫jingle的音樂和歌,等於是開場白,音樂一直變奏,歌詞是一樣的,很多著名的歌星都唱過,可惜電台沒有好好地保存下來,我自己也有自己的版本,閒時,不斷地出現在腦海:晨光第一線……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