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onard

前些時候談論中國領導人的外表,友人説:「你用了很大篇幅寫他們的扮相,對他們的夫人,應該穿些甚麼,卻提得很少,叫她們穿件Leonard好不好?」

説真的,我是很喜歡Leonard的衣服,還看過他們在里昂舉行的展覽會,慶祝五十週年,展示出三百多件作品。

如果你一看過一定會記得,Leonard有個主題,那就是蘭花,彩色鮮豔大膽,放在別人的作品上顯得俗氣,但一給Leonard拿上手,就變成了藝術。

設計家Daniel Tribouillard深受東方的影響,愛上了蘭花,從此不斷地畫蘭花,製版,印出精美的布料。

就連日本政府也要向他低頭,在一九八四年請他到京都去,接受他設計的絲綢做和服。在日本,Leonard有一百零六家專門店。

七十歲的Tribouillard説:「去了日本,我才知道和服上的花,除了蘭花之外,鬱香花、蓮花等,都不能用的。」

在一九九七年,他被邀請到上海大學當名譽教授,教一千多名學生,但在大陸有很多仿製品,不怕被人抄襲嗎?

「我們的技巧要用上二十多個到三十個的印版,都靠人手製造,不是那麼容易做假的。」他很有信心地説。

Leonard布料也不一定是彩色的,亦有黑白,但可以從黑白中看得出彩色來,就像中國的字畫一樣,墨分五色。有時,那幾十朵蘭花繡成暗紋,躲在一匹全黑的布上。

女士們穿旗袍,也可以買Leonard的布料來縫製,它的東方味道,和旗袍襯得極好,售價當然要比一般的布料貴出許多。

不過,我不贊同領導人的妻子買Leonard時裝,因為它太顯眼,穿一次就給人留下深刻印象。穿Leonard,先要有只穿一遍就丟掉的氣派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