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衛

我在前一些時候寫的人物亞里峇峇,這次也請他出鏡,讓大家看到他的樣子,是不是我形容的那麼滑稽。

為了點綴,也請了一位韓國女子和我們一塊逛市場。她是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美,但也親切,時常笑,一排皓齒,還是可愛的。

拍攝前她補妝,看到她手袋裏有一支東西,又不像口紅,問道:「那是甚麼?」

「噴胡椒的,」她説:「用來擊退色狼,催淚槍政府不通過,這種胡椒噴筒沒受到管制。報紙上一有強姦案的新聞,所有女人都湧去店裏購買。」

「有這種專門店嗎?」

「愈開愈多了。」

「還有些甚麼貨物?」

她又從皮包裏拿出一個像手榴彈的東西出來,我問道:「會爆炸的嗎?」

她笑得花枝招展:「怎麼可能?沒有爆死別人,先把自己炸死。」

「那是怎麼用的?」

她指著手榴彈中的保險針:「把它一拉,就會發出很尖銳、很剌耳的聲音,附近的人都聽到,就會來救我了。」

「響個不停嗎?」

「不,」她説:「把保險針插回去,又可再用。胡椒噴筒也一樣,可以噴四十次。」

「還有甚麼其他道具?」

「可真多,數不完。不過還是防不勝防,最好的方法是去學合氣道,有一個陰招,向男人的陽具一踢,最有效。」

「但是,如果男人的合氣道段數,比你更高的話,怎麼辦?」

「沒有辦法。」她又笑:「只可以騙男人説月經來了,或者有愛滋病。」

「如果他們先戴套子呢?」

她更笑得大聲:「乘他們戴時,用力扭斷那小雞雞,父母都教過我們。」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