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發現

三藩市友人卓允中來港,陪了他幾天。之前,他來信表示要在「一樂也」買幅字,我説送給他好了,這是名副其實的舉手之勞嘛。

「寫些甚麼?」我問。

「蘇東坡的詩詞,忘了哪一首,記得最後一句是『也無風雨也無晴』。」

這一來可好,害我找遍了東坡全集和林語堂等名家寫的蘇東坡傳,也沒發現,回信説給他寫點蘇東坡的禪詩好了,最膾炙人口的是描述廬山的:

「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;

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」

提到廬山,它和浙江的潮水象徵著中國當年最美好的事物,另一首是:

「廬山煙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;

及至到來無一事,廬山煙雨浙江潮。」

這首詩顯盡東坡的才華和膽識,把第一句和結尾寫得完全一樣,來表現「無一事」有誰敢那麼入句?

之後卓允中來信,説要的是《定風波》,詞曰:

「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

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

料峭春風吹酒醒,微冷。山頭斜照卻相迎。

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。也無風雨也無晴。」

「詞意亦豁達,」卓允中謙虛地説:「以我外行人的眼光,《廬山煙雨》結構緊湊,意境又高了一層。」

這點我是同意的,大家都是對詩詞摸著了邊罷了。

卓允中來港後到我辦公室閑聊,我問他説在哪裏找到那首《定風波》?

他即刻替我上Google中文版,把最後一句打了進去,馬上出現多首類似的詩句出來,可真是方便,我這個自以為會用電腦的人,不是他教,也搞不懂。接著,卓允中又把一首英文老歌打進了YouTube,更有新發現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