揮春

小店「一樂也」的同事説:「揮春一下子賣光了,得繼續寫。」

價錢訂得很低,名副其實的薄利多銷。寫就寫,磨好墨,準備好紙。

第一次用毛筆寫春聯,發現紅紙不上墨,怎麼寫也寫不成字,即刻跑去請教馮康侯老師,老師總有答案:「有兩種辦法,一是用廁紙把紅紙表面上的那層油擦去。第二個辦法是在墨汁中滴一兩滴洗潔精。」

我還是很愛惜用慣了這管毛筆,就採取了第一種方法。除了紅紙之外,今年我買了燙金的黃紙,字跡看起來更清楚。

同事説:「先寫客人指定的吧。」

這可好,不但賣得便宜,還可以下訂單呢。我説:「他們要寫些甚麼?」

「雄霸四方,一共十張。另外有以和為貴,一共二十張。」

「喂,」我問:「對方是不是黑社會?」

「食極唔肥最多人買了,寫多些。還有鋪鋪雙辣。」

「好,照寫不虞,客人的要求是命令。還有呢?」

「生意興隆。」

「這是開餐廳的人要的吧?」

同事點頭:「跟著是足數交租。」

一聽到,有點悲哀,當今的食肆,賺的全部交給業主,真是生意難做。

「還有呢?」

「業精於勤,家長要的。」

「我最不喜歡這一類的勵志句子,這是理所當然的事,其實業精於嬉也不就行嗎?」

「家長還要你寫生生性性。」

我笑著説:「這是廣東人才聽得懂,洋人寫中文的話,還以為是Born To Have Sex呢。」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