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門生意

「你常遇到一些職業古怪的團友。」這次一位説:「我也是其中之一。」

「幹盛行的?」我問。

「性玩具製造商。」他回答。

「自慰器?」

「不是那麼簡單,現在的有泵吸力、強弱三段進度調校,前端小凸點、中間大坑紋、尾段增粗的,還有戴著珍珠,使用時不斷跳動的,一邊震一邊排出潤滑劑的。」他解釋得很專門。

「那些都是女人用的呀。」

「男的也有後庭花者,震筒式海綿吸啜者的,數之不清。」

「賣到哪裏去?」

「大宗出口到歐洲。」

「不是大賺特賺嗎?獨門生意!」

「幾十年前,的確好賺,當今的生意都給大陸人搶去了,買家又是猶太人,一分一毫也不放過和你算得清清楚楚,收入低微。」

「有沒有賣假人呢?」

「有呀,像《金雞》那種最好賣了。」

「為甚麼不做像日本那種和真人一模一樣,最精美的?」

「沒有多少人會做,我去了日本求那個師傅,但是他説每一根毛都要親手種進去,一個月做不了幾個,不出口了。」

「大陸人手多呀,工錢又便宜。」

「説得不錯,但是我們的生意,做的是量呀,那種原始的一下訂都幾千打。一個個的,能賺多少?」

「你們有沒有開發部,設計自己的產品?」

「有呀,你有興趣的話替我們設計一個吧。」

我笑著:「大家都愈來愈怕死,不如做一件褲子連一個保險套,一定會有人買。」

「好主意,就那麼説定了。」他聽了很興奮:「做成了給你兩個巴仙。」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