爵士

「爵士音樂,怎麼學起?」弟子問。

「可以從聽『When The Saints Go Marching In』和『Take Five』開始,這兩首曲子,一聽就上癮,是很輕快的,如果你的個性屬於好靜的話,那麼聽『Harlem’s Nocturne』好了,也很能令人著迷。」

「有甚麼爵士音樂家,一定要聽的呢?」

「Louis Armstrong。這位喇叭手又奏又唱。基本上,他的音樂是令人興奮的。那沙啞的歌喉,一聽就認出是他,別人絕對模仿不到。」

「我喜歡慢一點的。」

「Armstrong也有慢歌,他那首『What a Wonderful World』就是代表作,給『Good Morning, Vietnam』那部電影當了主題曲之後,已象徵了越南戰爭那個年代,原意還是歌頌人生的美好。」

「甚麼叫Blues?」

「也可以翻譯成怨曲。樂器演奏起來比二胡更加悲傷,但主要還是聽人唱,功力最深的叫Billie Holiday,她的歌都成了經典。」

「單單是樂器的爵士呢?」

「Miles Davis和Gerry Mulligan是代表者,一聽就知道甚麼叫做cool。他們的音樂,連最討厭美國文化的歐洲知識分子也要折服,毫不羞恥地成為爵士樂迷。」

「奇連伊士活拍過一部關於Charlie Parker的戲,他的爵士好嗎?」

「較為難接受,要花一段時間才懂得欣賞,還是先聽聽Duke Ellington的檗隊演奏吧。」

「有甚麼還要注意的呢?」

「爵士的真髓在於即興Improvisation,可以從一首正正經經奏的曲子,隨時跳到不相關的另一首,然後又跳回來。這是思維被打斷而引起的變化,最有趣了。」

(師徒對話第一輯‧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