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

「音樂呢?」弟子問。

「你喜歡聽甚麼音樂?」

她回答:「我很羞恥,只聽流行曲。」

「沒有甚麼好羞恥,流行曲表示很多人聽,不一定是壞的。貓王、披頭四也是從流行曲開始,後來變成經典。」

「你那麼説,聽甚麼都行?」

「也不是。流行曲也分好的和壞的。壞的捧出偶像,旋律不好聽、歌詞粗俗,那就要盡量少去接觸,會把人聽成傻瓜。」

「那麼一定要聽很悶的古典音樂嗎?」

「古典音樂不一定悶,但旋律一定優美,一定耐聽,才能經時間考驗,變成經典,從貝多芬、巴哈、莫札特等等大師,選你喜歡的去接受好了。」

「那麼多首,怎麼選擇?」

「先買一張Vanessa Mae的CD吧。這個小妮子拉的小提琴,把很多古典名曲奏成節奏極快的的士哥,像搭了一個橋樑,讓年輕人從流行音樂過渡到古典,你聽了喜歡哪一首,就選哪一首。」

「選了之後呢?」

「記住曲子的名字,再去找大師們演奏的。聽完Vanessa Mae,再聽大師的來比較,你就知道單單聽Vanessa Mae,是不滿足的。」

「要不要懂得歌劇呢?」

「總有一天你會學到的,是接觸一下也無妨,聽那些最著名的,像《阿伊達》、《蝴蝶夫人》、《卡門》等等,中間一定有首一聽就著迷,像流行曲一樣容易懂得的主題音樂,等你興趣濃厚時,再去研究整個歌劇。」

「可不可以從新的歌劇開始?」

「當然可以。《貓》、《歌聲魅影》、《別為我哭泣,阿根廷》,甚麼都行。進一步,研究羅傑和哈馬斯坦的半經典歌劇,一步步來好了。」

(師徒對話第一輯‧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