説故事

「甚麼電影,都要一個故事,説得不好,就看不懂了。」我説。

「靠特技不行嗎?」

「最先幾部,還有人看,一下子就厭了,再多的特技去堆砌也沒用,所以現在的荷里活片都轉向講故事了,像『Batman Begins』和『Superman Returns』,故事説得清楚,又感人的話,片子才會成功。」

「為甚麼有些出名的導演拍的戲,劇情看不懂呢?」

「傳統的説故事方法看膩了,就要創新,打破框框,這一點法國電影早在四五十年前已經做到了。」

「為甚麼他們成功,而港產片失敗?」

「要打破傳統,需要很強的傳統基礎,像畢加索畫畫,也要先畫得很像,才去抽象,基礎打得不好,就要學飛,那麼注定失敗。」

「説故事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嗎?」

「是的,用口説,也有高手和低手的分別。用電影的技術,就是鏡頭的交代來説,也有一些説得清楚,也有一些導演自己以為清楚罷了。」

「荷里活的一些老片,故事都清清楚楚的。」

「説得對,這就叫基礎了,但是沒有故事,單是寫一個人物,寫得有趣,也可以成立。」

「從前的港產片,故事也清楚。」

「我最記得在邵氏工作的時候,導演拍完了戲,給六先生看,他看了説看不懂,要重新補戲。導演們覺得自尊受到損害,老不願意。後來他們才知道,經過這個訓練,才做到説故事的高手,很感激邵老闆。」

「請你舉一個説得不清楚的例子。」

「比方説,一個人爬到懸崖,一失足掉了下來。如果兩個鏡頭都是遠遠地看,就不清楚了,要是中間加了一個他踏著的石頭鬆掉的近景,就清楚了。道理就是那麼簡單。沒有基本訓練,是不行的。」

(師徒對話第一輯‧三)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