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科

「除了這些做人的基本,還有甚麼要學的嗎?」弟子問。

「太多了,學不完。」我説。

「從甚麼東西學起,怎麼著手?」

「從問開始,甚麼都問,學問就靠學和問。」

「有時候問得太過幼稚,是會給別人笑的。」

「不怕,笑就笑,幼稚比傻瓜好。」

「您回答的,我並不一定聽得懂。」

「有些東西,是要經過人生中的階段才能懂得。但我還是照樣回答,當然你聽不懂。那也不要緊,能開竅時就開竅,不能就等。你是學文科還是理科?」

「文科。」

「我也只懂得文科的東西,我不是一個理性的人,要問我理科的,還是舉手投降。你喜歡旅行,先學地理吧。我問過我的姪女西班牙的伊碧莎,她聽都沒聽過,如果在國際社交圈中,就會失禮。所以重要的地名,要記得。」

「有甚麼好辦法?」

「買一個地球儀。每次讀到或聽到一個陌生的地名,就去轉地球儀,更複雜的,上網查好了。」

「需要不需要記得這個地方的歷史?」

「記得最好,不然臨急抱佛腳,去之前翻一翻,也就行了。」

「還有呢?」

「一下子講不完。讀文科的人,要認識基本上的藝術,藝術包括文學、繪畫、音樂等等,每一樣都要有點知識。看電影去吧!電影綜合了所有的藝術,是最容易上手的。」

「好,我從電影問起。」弟子説:「為甚麼有些電影看不懂?」

(師徒對話第一輯‧二)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