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會吃的人

如果罵英國人不會吃,那麼,美國人更是不會吃了。他們要到六十年代,由Julia Child介紹,才知道法國人吃了些甚麼。

美國人不但不會吃,而且破壞吃。

本來,大批意大利移民帶來了美食,意大利菜再差也差不到那裏,可惜加州人嫌它不健康,自創了一套太監式的意菜,盡吃些不油膩的意粉和大量的沙律,吃得連人都變成了兔子。

這種加州式的意大利餐廳還變成時尚,傳播到世界各地去,你如果走進一家,問侍者説有沒有烈酒Grappa,那傢伙搖頭時,你最好快點逃之夭夭,這種意大利餐廳是天下最差的,當今還有些連餐酒都不供應呢。

罪魁禍首還是美國人的快餐,用一個鐵圈,打了雞蛋進去煎。做出來的東西,每種味道都相同,簡直是飼料嘛。

為了快和省事,美國人還發明了種種飲食機器,攪拌機就是最典型的一個例子,甚麼都攪拌,那裏有手剁出來那麼好吃?

另一個是烤麵包爐,叮的一聲跳了出來,有的不熟,有的過焦,甚麼美味的麵包都被它搞砸了。如果你試過南洋人用一個鐵線架子,夾著一塊麵包,在炭上慢慢烘焙,然後塗上牛油或加央,那種滋味,一試難忘,你就知道我在説些甚麼。

一生人之中也認識了不少美國老饕和出名的食家,和他們一談,就發覺根本對吃的知識很狹窄,而且不太敢去試新的東西,這都是致命傷。他們欣賞的加州酒,也多數過酸。

美國本身也沒有甚麼招牌菜,最正宗最好吃的是辣椒豆,但也來自墨西哥,南部的「克臣」菜還可口,是黑人才夠膽吃的。

當然也有例外,紐約有不少好的餐廳,懂得吃的人也多,他們的生蠔和蚶子一流,牛扒也烤得像樣,意大利菜正宗。不過,唉,紐約不是美國,紐約應該是歐洲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