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尾

逛菜市場,知道農曆新年已快來到。

細小的白飯魚,分兩類,淡水的捕獲後發白;海水的還是透明,可以看見肚子裏的腸和魚子,買來蒸雞蛋,最好吃了。

「看見海水白飯魚,就要過年了。」賣魚的雷太説。

各類蔬菜當今最甜,經過冷降和霜降,美味無比,春菜開始出現,把吃剩的食物翌日用春菜重煲,是一道樸實的佳餚。

「夏天吃瓜,冬天吃菜,古人説過的話,一點也不錯。」「陶記蔬菜」的老闆娘説。

隔壁的「明苑」菜檔大家姐賣的芥菜,非常巨大,一棵就是一斤重。如果生炒的話,要去掉硬皮,但是炆排骨,就那麼整棵下好了。記得放多一點大蒜,再下一大湯匙的潮州普寧豆醬就行,其他甚麼調味品都不需要。

塌棵菜最合時,從中間散開的葉子,又扁又平。這是給積雪壓住的遺傳基因,解釋給洋人朋友聽,大家嘖嘖稱奇。

此菜不可用火腿,一定要配鹹肉。鹹肉醃製的好,呈粉紅色,非常鮮豔,取帶著三分之一帶肥的,和塌棵菜一齊吃,最妙。

在新三陽南貨店裏看到大量的年糕,有的要浸水,有的不必,去韓國旅行的人多了,想起在那裏吃的年糕,當今也有入口的。只是看不到日本年糕,它和中國的或韓國的都不同,一下子就煮熟。在日本打邊爐,食物中有幾片年糕,以為不易煮熟,放久了一點,都變成糊。

有一包包的帶鹹的核桃出售;是經過炭燒,肉縮小了,但是很香很爽脆,有兩種選擇,中國的殼上皺紋較多,美國的平坦。

經過永富水果店,總要試食一下,看甜與不甜,帶酸的我都不喜歡。當造的有沙糖桔,乒乓球那麼小,但名副其實地甜若沙糖。

想起同一個時候在澳門替蘇美璐開畫展,每天都買幾斤沙糖桔和她的女兒阿明吃個不亦樂乎,又一年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