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架和三文魚

看飲食雜誌,介紹的西餐廳照片,就知道有些根本不值得一試。

所謂的法國菜,只是烤烤油鴨腿。食材要是從法國輸入,還吃得過,如果鴨子也是所謂的大廚自己做的,只有逃之夭夭。要不然,焗個羊架。

接著,照片就出現一道煎三文魚了。

所謂的意大利菜,切幾片生火腿,吃到劣質的,還有一股死屍味道呢。

再來些意粉之類,或者煮飯。意大利人的飯,半生不熟,廚子並不一定懂得這個道理。要不然,焗個羊架。

接著,照片就出現一道煎三文魚了。

所謂的西班牙菜,煮個海鮮飯,有些還不用地道的平底鍋呢。弄點小吃,只是擺擺幾粒橄欖或煎塊雞蛋。要不然,焗個羊架。

接著,照片就出現一道煎三文魚了。

所謂葡國菜,加點咖喱,就叫葡國雞;炸它一炸,就叫非洲雞。烤乳豬也不會做,最多燒燒沙甸魚,再來幾條香腸罷了。要不然,焗個羊架。

接著,照片就出現一道煎三文魚了。

天下沒有甚麼菜,比煎三文魚更難吃的。

三文魚本身有股怪味,生吃或鹽醃還勉強嚥得下喉,煎了硬得要命,試一小口尚可,那麼大的一塊,要受多少折磨才幹完?

為甚麼西餐店那麼容易倒閉?道理很簡單,中國廚子都不學無術嘛。真正從外國請到一個,都是當地三廚四廚,有本領的才不會來香港搵食。

這些人有甚麼本領?當然有拿手好戲:把薯仔、紅蘿蔔和蝦煮了,混入奶油,再用一個鐵圈,把這堆垃圾藏進去,拿走鐵圈之後,用黃、綠、藍、紫的醬料,在碟邊圈幾個圈,那就是法、意、葡菜了。

別以為他們只會用鐵圈,其他的菜也行,那就是買三文魚,一塊塊煎了上桌,不然就是焗羊架,就叫西餐了,要喝湯嗎?倒一罐忌廉粟米罐頭給你,廚藝是那麼高超,問你怕未?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