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不相欠

「吃過蟹嗎?」友人問。

在香港,吃大閘蟹已變成一種儀式,像到了中秋,人家問你有沒有吃月餅一樣。

已經好幾年未嚐了。當今的蟹,混得不清不楚,味道大減,沒甚麼食慾。試過好的,就回不了頭。從前的大閘蟹,那種香清,不能用文字形容,年輕人聽了,大歎余生晚矣。

陽澄湖的,已打上鐳射印章,證明真品。但那些標籤又不是甚麼高科技,照樣作假。也有的是在別的地方長大,再倒入陽澄湖,養牠一頭半月充數,防不勝防。

吃了不發生毛病也就算了,但當今還發現含致癌的硝基喃,又有些餵了抗生素,可怕到極點。廣州的食肆更把死蟹當活蟹賣,陰功。

買蟹的話,你我都不是專家,只有靠有信用的舖子推薦。既然要吃,不如啖少一點,把兩三餐合成一頓,要些最貴最優質的,才對得起自己。

大陸那麼多人開始欣賞大閘蟹,多少湖養出來的都不夠吃,唯一辦法,是進口。

專家發現,來自荷蘭的種,最為正宗。洋人不懂得吃,賤價賣到我們這裏來。昨天看了一個Discovery的紀錄片,説大閘蟹已在全澳洲氾濫,吃盡湖中水草?危害生物的平衡,要清除這個禍害,是我們的老饕。

歐洲人會做生意,美國人就死腦筋。在三藩市附近的一個小鎮,被華人放生的大閘蟹暗中繁殖,有一個老太婆走進地下室,看到無數生滿了長毛的蟹,像遇到外星怪物,大叫一聲,昏死過去。

小鎮街上毛蟹開始橫行,給汽車壓扁的無數,這多可惜!賣給我們不就好嗎?可惜美國人怕這些蟹有細菌,不肯出售,真是好心做壞事。

不過有一天,大閘蟹一定會像牛和雞一樣,來一場大瘟疫。這也好,殺了那麼多蟹,死一群人當報仇,互不相欠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