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想去的餐廳

「你最想去的餐廳,在世界上有哪一家?」飲食週刊的記者問我。

想了一會,當今我已進入返璞歸真的階段,常到大牌檔。

記者見我不答,問道:「會不會是西班牙的艾·布里?要幾個月前訂座,現在所有食家都想去。」

「那是一家用尖端科技的廚具煮東西的舖子,拿木柴燒的,會更好吃。」

「那麼到底有沒有嘛?」

「有,叫Habayibna。」

「甚麼?」她做了一個有沒有聽錯的表情:「在哪裏?賣甚麼?」

「在伊拉克的巴格達。賣燒雞。」

「有沒有危險?」

「何止危險!去年五月,放了一個炸彈,把整間餐廳爆得碎爛,殺死十九個客人,三十九個受重傷。七月頭在附近炸死六十二個人。」

「那你還敢去?」

「愈是沒有人敢去的,我愈有興趣。現在這家餐廳重開,生意滔滔,每天有兩百五十個客人光顧,賣三百隻以上的雞,味道一定錯不了,不然沒有那麼多人冒著生命去吃東西。」

「我才不那麼笨,寧願在香港的迴轉壽司店吃三文魚刺身。」

「那才更危險!」我説:「三文魚大都是飼養的。肉已經是灰色,下大量色素,才變紅,這些色素不會減退,肉變壞了也不臭,吃了在肚子裏生蟲。」

「你説笑吧?日本人也吃生的三文魚的。」

「他們才不去碰呢,你替我在日本找找看,有哪一家高級的壽司店賣三文魚刺身?」

「那麼説,寧願去巴格達了?」

「是的。」我説:「巴格達比較安全,即刻炸死,好過慢慢生蟲死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