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璐近況

MEILO SO插圖

蘇美璐來電郵,說會來香港,這一下子可興奮了,向她建議:「不如順便開個畫展?」

「興趣不大。」她回答:「這次主要是來陪父母。」

畫家不喜歡開畫展的,大概也只有蘇美璐一人。

蘇美璐父親蘇慶彬先生為了完成他老師錢穆先生的遺願,花了五十六年心血把《清史稿全史人名索引》一書整理出版。對於一般人來說只是兩本很厚的人名記錄,但對歷史研究者,是多麼珍貴的資料!

是的,尊師重道在那一輩子人是生活方式,當今雖然說被遺忘,但蘇老先生這次來港,一方面是見證此畢生心血的出版,另一方面是看看他的學生,蘇先生在新亞教學數十年,學生們邀請老師,已把那兩個星期佔滿了。最後蘇美璐在早上送父母回美國,她乘晚上的飛機回英國,臨出發前,我們在機場的美心餐廳靜靜地聊了一會兒。

「還要坐多少小時飛機才能回到家?」

「這裡到倫敦十幾個小時,再由倫敦飛愛丁堡,從愛丁堡坐大船到Shetland大島,再換小船,到另一個小島,才算回家。」

蘇美璐的家,是小島上一間兩百多年的老屋,她說基磐用大石堆成,古木的建材,也能夠抵擋住風雨,有一位寵愛她的丈夫和一個可愛的女兒,人生滿足矣。

她的丈夫是蘇美璐在英國留學時的繪畫老師,蘇美璐也算尊師重道的。

「小島上有大街和商店嗎?超市呢?」

「甚麼都沒有,如果能說是像超市的,是一間雜貨店兼郵政局,和西部片中看到的差不多,從我家去可以騎單車,但我多數是走路,二十幾分鐘。」

「那等於甚麼都沒有了?」

「也不是,還有很小型的工業,那就是我們的沙甸魚罐頭廠,我一直鼓勵他們把海裡的藻類拿來賣,對健康很好,我們一直吃,所以全家甚麼毛病都沒有。」

「那麼神奇?叫甚麼?」

「叫海藻黑膠,英文是Fucoidan。」

「我一定要買些來試試。你先生Ron呢?每天在島上除了作畫之外,還做些甚麼?」

「他拿了你給他的iPad,在網上學打鼓,學得興起,每天要花上幾個小時呢。」

「哈哈,女兒阿明呢?」

「阿明也在網上學音樂,當今有Skype教學,學生們可以在網上選了他們想學的科目,很多老師的背景都放在網上,選中了之後交學費,老師就可以通過攝影機拍下來上網,學生可以單對單地向老師學習,科學發達,真是好事。」

「從你寄來的照片,阿明學的是小提琴吧?」

「是同樣的小提琴,但不是violin,而是fiddle。」

這令我一頭霧水,問到:「到底有甚麼分別嘛?」

蘇美璐解釋:「Shetland的人認為violin是有錢人的玩意,Fiddle才大眾化、平民化,多數在婚禮或開派對時奏來跳舞的。愈奏愈快,快到令跳舞的人要生要死地跌在地上為止,很適合阿明的個性。」

「她對畫畫沒有興趣嗎?」

「也不能說是全無興趣,只不過不肯認真去學。阿明這個女兒,胸無大志,只想一天過得比一天快樂。」

「這才是大志之中的大志!對了,她今年多大了?」

「阿明是千禧年女兒,十五歲了,我們的小島上只有小學,明年她便要到Shetland大島去上中學,也要在那裡寄宿,之後才到愛丁堡讀大學。」

「捨得嗎?」

「沒甚麼捨不捨得的,她現在每個週末也去大島上半工讀。」

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,有一次和蘇美璐吃飯,她帶了一位中國太太一起來,也是香港去的,和丈夫在大島上開了一家中國餐廳。

「做些甚麼?」

「捧碗碟呀!下單呀!甚麼都做,我來香港之前她在學收錢,好彩沒有算錯賬。」

「阿明多聰明,這點小事難不了她,你自己呢?玩甚麼樂器?」

「除了鋼琴外,我還一直彈古箏,但是我最喜歡還是二胡,很想學,試了幾次,阿明最怕聽了,所以沒學成,她上中學我就能開始。」

「你一點也不覺悶的,是不是?」

「沒甚麼好悶的,島上的生活很充實,我還養了一群雞,每天揀雞蛋做早餐。來生要是生成雞的話,千萬別做雄雞!」

「做公雞有甚麼不好,母雞都要聽牠的話。」

「你沒觀察過不知道,公雞老了就要把地盤交給兒女,不能留下。我想,要是有公雞俱樂部就好了,島上居民養的老公雞都能聚在一起,偶而閒聊當年的勇事,多好!」

蘇美璐總有一套與眾不同的見解,時間到了,我送她到閘口,本來還是有點靦覥,握握手道別,最後大家還是忍不住,緊緊地擁抱了一下。

下次,不知要再過多久才能見面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