煲仔飯

天氣熱,反而想起吃煲仔飯,也算是代表香港的佳餚的一種吧。

通常要等到秋天做臘味時才出現的,弄一個沙鍋,洗好的米加適量的水,上面鋪著臘腸臘肉,烈火炊之十二三分鐘即成。淋上香甜的老抽,吃進口真是天下美味,鍋底的飯焦,更是仙人吃的。

我最喜歡的還有榨菜五花腩沙煲飯,將五花腩切片和榨菜鋪在米上炊,榨菜不可洗得太過乾淨,否則辣味鹹味盡失,就等於把男人閹掉了。

炊出來的飯熱騰騰,除了淋上等的老抽之外,豬油是不可以用植物油來代替的,挖了大湯匙凝固成白色的豬油,鋪在飯上,讓它慢慢溶入肥肥胖胖的白米之中……

一次在電台介紹有家餐廳賣這鍋榨菜五花腩沙煲飯,講到淋上豬油,有位仁兄駕車駕到一半,不管違法,把車子一停,就衝上酒樓叫了一鍋,這是餐廳侍者事後告訴我的,想起來也好笑,我想我也會那麼做。

最近去了一個商場的食殿Food Court,看到有家店裏一排排地擺滿上百個沙鍋,通著電煲飯。客人不必久等,現點現賣。據說這個設計已在申請專利,今後愛吃煲仔飯的人有福了,一年四季都吃得到。

但是煲仔飯的真髓在於熊熊巨火,天氣寒冷時,旺角花園街附近的那幾檔在路旁擺了好幾個煤氣爐,猛火炊飯,才夠味道,靠電煲的,總有溫吞的感覺。

如果用電,就不如用火水爐了。我們在日本的溫泉旅館裏吃的大餐,其中有一是用個鐵鍋裝了白米,混著山中野菜和醬油煲。小鐵爐下放塊圓形的火水蠟,燒個七八分鐘,蠟燒光,飯也炊熟。一人一小鍋,份量剛好,簡單方便,比電飯煲炊製出來的好吃得多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