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餐

香港人最不會欣賞的是野餐。

「黐線。」如果你向女朋友建議野餐,她一定衝口而出。

說實在的,能夠野餐的環境不多。年輕人相聚,只限於郊外的BBQ而已。叫他們野餐,不如吃快餐。

野餐是一種生活情趣,是我到了歐洲經常做的事。偶爾在日本,看見櫻花或紅葉,也忍不住「野飲」一輪。

住墨爾本的時候,我最喜歡先到超級市場買一瓶有汽紅酒,幾塊水果芝士,-些生火腿和香腸,包好了拿到公園的草地上,曬曬太陽,酒醉飯飽,小睡一陣子。

歐洲人對野餐很講究,有塊專用的地毯,特製的藤籃內裝著杯碟刀叉,吃得幽雅。此種情境常在雷諾的畫中出現。

沒嚐試過的人是不知箇中樂趣,經驗一次,即刻上癮。友人金鋒的太太去波士頓探望她兒子,一抵埗即刻被她拉到公園,鋪了一張毯躺下,聽旁邊的樂隊奏古典音樂,她一生人從沒那麼好好享受過,從此決定移民。

香港真的沒有地方野餐嗎?也不是,我在邵氏公司任職時,也常開車到飛鵝山的草地上吃中飯。有時去了西貢,租一艘小艇,讓船家撐到海中,挖荒島上的鬼爪螺當刺身吃,也屬於另一種的野餐。

只要能夠靜得下來,享受懶洋洋的下午,任何一個地方都能野餐。吃的東西很重要,得找平時不常買的,像罐頭梅菜扣肉、燜筍、沙甸魚等等,加上幾片麵包,也吃得不亦樂乎。

但是要說服別人陪你,就難如登天,還是找麻將搭子容易一點。就算外邊有很好的野餐環境,香港人去了也只想鑽進食肆裏,絕對不懂得到公園野餐,他們只會去公園野戰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