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夢

喝酒的人,自然愛上酒杯。

自古以來,由青銅至琉璃杯子,多不勝數。「金甌」是黃金的酒器、「玉樽」是玉製的杯子、「銀瓶」為白銀製造。還有只聞其名,不見其物的「夜光杯」呢?夜裏能自然發光的,大概只有一個「波爾錶」吧?

最雅致的應該是「荷葉杯」,摘下剛剛露出水面攏卷的新鮮荷葉,用玉簪從葉心到荷莖中扎一個孔,然後把酒注入,從莖底吸飲,風流之至。

不過一般酒徒注重的只是量。酒杯愈大愈好。名稱各異,有觶、觚、觥、爵、角、忝、海、白等,哪一個是最大的呢?怎麼大都不夠,真正的酒徒,杯子是不能滿足的,要從盛酒器的壺、卣、斝、盉、卮、罍、缶、罌、罏、瓿捧上來喝,才是最高境界。

最大的酒器應該是「甕」,元代宮廷裏有個黑玉酒甕,直徑四尺五寸、圓周一丈五尺、高二丈,能盛酒三十多石。

一石當今算來是多少?沒有準確地量過,古時候的計量單位很抽象,春秋戰國時代已有升、豆、區、釜、鍾五種,一般以四升為一豆、五豆為一區、五區為一釜、十釜為一鍾。以此算來,千鍾合一百萬升,等於一千立方公尺,而一立方公尺的水重量是一噸,古人說堯舜能喝千鍾,那就是說他們能喝一千噸酒了。

劉伶說他一飲一斛,一斛等於十斗。孔子也能喝百觚。就算他的學生子路酒量不好,也喝十斛,比劉伶厲害。原來教我們做人的孔子也是酒徒,為甚麼還有人反對喝酒?

酒量大的人不少,誰最厲害?至令還未作一勝負,有的一下子鯨飲,有的一喝數十年,我們只管叫他們為酒仙、酒聖、醉龍、醉樵等等,沒有冠軍。至於最過癮的喝法,還是首推唐代的方明,他脫掉衣服跳進酒缸裏,沐浴而出,是每一個飲者的美夢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