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名攝影師拍的人像和風景,本事都很高,但如果要求他們拍食物,就不一定有甚麼超凡的傑作!

諸多對象之中,食物最不容易拍。別以為它是靜物死物,其實分分秒秒活動著。

讀者從圖片是嚐不到滋味,必需看起來好吃。這是基本,許多攝影師都忘記這一點。

先從食材開始,我常說一早到菜市場,遇到最新鮮的蔬菜,它們會向你「笑」。這個「笑」很抽象,但也是神髓。

方法不少,像把沾上菜葉的水滴也拍得出來就是其中一種。有些瓜類長看細毛,看攝影師如何將它一根根表現,等等等等。

血淋淋的剖開鯇魚並不一定引起食慾,將魚肚中那層油也強調出來,反而達到效果。把豬肝拍得灰灰暗暗的攝影師,罪人也。

至於菜餚,最基本的是看到熱辣辣。中國菜對熱的要求很高,認為一冷了就不好吃,城中攝影師就患了這個致命傷,所拍照片沒有一張有煙的。

一盤剛從廚房搬出來的菜,馬上拍才對,攝影師這一枝光那一枝光,再設塊反光板,又自作聰明地拿起筷子將菜肉排得整齊一點,拍出來菜不但冷掉,有時還浮了一層油,恐怖到極點。更大的毛病,是他們不敢把鏡頭推近,時常看到整碟平凡的菜。如果把炒豆芽的光澤一根根拍出來,發著亮光,最普通的菜也變為最好吃的了。

煙很難拍,必需選一個角度看到它的反光。有天在副刊上看到一幀,煙是有了,但是那種煙並非食物的熱氣,而是很不自然吸口香煙噴上去的。

噴香煙的例子經常失敗,不是好辦法。準備好了,一上菜即拍的效果最佳,如果一定要輔助的話,用乾冰好了。到雪糕店要一些,買個鐵絲網裝進去,拍時往水中一浸,再貼在菜饌上,一拿開,即拍,大功告成。

Advertisements